本田莉子之激烈地佔有我本田莉子之激烈地

刚刚缓过神来睁开眼睛的司灏深,刚说完那句话,脸色就猛地又是一顿,紧接着那张原本就红了脸就黑了起来,眸子中闪过一抹夏若曦看不明白的情绪,像是痛楚,又像是震怒,又像是……隐隐的带着一丝的……享受? https://www.0434766.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294.jpg 夏若曦来不及深想,就听到司灏深咬牙切齿着怒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若!曦!你是要谋杀亲夫吗!” 随着这一声怒吼,夏若曦愣在原地,直愣愣的看着司灏深,那张脸此刻带着隐忍和疼痛的怒意直直盯着自己,让她竟没有来由的感受道一阵心虚。 眉头紧锁着,夏若曦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在脑海中搜索着这半天发生的事情,很快,夏若曦的脸色就变了。 而此刻,目光缓缓朝着膝盖看去,夏若曦忽的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自己的膝盖,此刻竟然就将身上所有的重力放在司灏深的某一处…… “我……” 小脸蹭的一下就像是被染了红色的颜料一般,夏若曦手足无措的张开手在面前摇摆着,随着身体这样的晃动,某人再一次不可抑制的发出了一声难以抵挡的声音。 夏若曦的脸色已经不能用红色来代替了,应该可以换个词语叫做火烧云了。 “我……对不起对不起!” 终于反应过来,夏若曦赶紧从司灏深的身上下来,双脚一个无力,竟是跌坐在前座的隔板和后座之间的缝隙当中,即便这样狼狈,还在向司灏深解释,自己真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若曦挣扎着爬起来,不敢去看司灏深的脸。 司灏深此刻双眼愤怒的看着某人,微微散乱的发型让她看起来并非最初的那般精致,却带上了难言的慵懒之美,原本完美无瑕的嘴唇因为自己刚才的侵略,此刻有些微微的红肿,再加上那红的像是苹果一样的脸颊,司灏深可耻的感觉到,自己竟然…… 只是此刻司灏深的模样,看在夏若曦眼里就只有满满的,对于疼痛的隐忍,却紧张的时候,对于某些细节的记忆也就越发的清晰,夏若曦终于记起了,自己挣脱司灏深之前曾经做过什么。 小脸的红已经没有再能够向上一步的颜色了,只是原本冷意满满的身体,此刻就像是在火山中靠着一样,让她热汗直流。 “掉头!” 身体的需要和难言的疼痛让司灏深嘶哑着声音,朝着前面的司机又喊了一句,司机很快就应了一声将车头调转了过去。 夏若曦心里一惊,不敢想象若是司灏深因为自己这一膝盖就出了什么事,那样,不单单是自己无法原谅自己,整个司家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想到这里,向来沉稳淡定的夏若曦在此刻竟然有些心慌的感觉,她抬起头来去看司灏深,见对方黑着一张脸,身子向后靠着,那双黑眸中带着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风暴感看着自己。 “对不起……我……”夏若曦终于没有了遗忘的那般平淡,此刻的她终于有了一丝柔弱的样子,可是现在,这样的她只会让司灏深更加愤然。 “夏若曦……” 看着她这副无辜的样子,司灏深心里又是一紧,只觉得身体某处的疼痛再次加大,忽的就想到了她冰凉的手触摸到自己脸上的感觉,很是可耻的,司灏深喉结一动,咽了一口唾沫下去,声音嘶哑着朝夏若曦开口,那双眼睛中的情绪,只叫人看不真切。 “我在,我在,你说……” 听到司灏深的声音,夏若曦眸子一亮,赶紧直起身子看着他。 司灏深的目光和她在空气中相对上。 “该死的!” 在两个人对视了五秒钟之后,传来司灏深低哑暗沉的一声怒吼,吓得夏若曦身子一个颤抖就像后退去,因为双脚的无力后脑勺就向着玻璃窗砸去。 却是被司灏深一个俯身,长臂一伸就给捞了回来,等到夏若曦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呈现着睡姿躺在司灏深的怀里。 她感受到了,从司灏深那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某些情绪,那是一种,隐忍的,很快就要爆发的,已经难以抵挡的情绪。 这样的情绪她见过两次,一次,是那一天在医院,另一次,便是在今天。 “不要……” 他的眼眸越发阴沉,夏若曦贝齿轻启,像是祈求一般的说到。 可是司灏深却是双眸一紧,咬牙切齿说到:“不要?” 紧接着,他再次捏住夏若曦的下巴,恶狠狠的说到:“夏若曦!我是在行使作为一个丈夫应该行使的权利!” 话一说完,黑云压城城欲摧,大雨终将来临,而此刻,夏若曦等到了这场让她屈辱的大雨。 此刻的司灏深,像是化身为一个恶魔一样,让夏若曦根本没有招架的机会,只能够像一个猎物一样,遭受着狩猎者的控制,她就像是一个没有根的蒲公英一样,在空中飘荡,却又像是在那些噩梦中一样,从高处跌落。 司灏深仿佛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在她身上暴掠的索取着,却又仿佛是隐忍着。 屈辱的眼泪从夏若曦眼角滑落,在这样一个坏境中,她的心思已经不能够由自己把控,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只有屈辱,满满的屈辱,像是在她身上刻上了一个让她洗不去的烙印。 身体的疼痛,脚踝的疼痛,心里的疼痛,齐齐上阵撕扯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任命一般的,夏若曦闭上眼睛,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人一样任凭司灏深的摆弄。 司灏深说的对,他们结婚了,他有权利行使自己作为丈夫的权利,那么自己呢,自己有何曾有资格和权利行使作为一个妻子的权利。 她心里清楚,没有,没有人给她这个资格,没有人。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