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瑶犹豫一会,最后点点头,“我可以带你出去工作,但是希望你以后不会怨我。” 我欣喜若狂的点点头,完全没有在意陈瑶这句话。 http://www.0434766.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50.jpg 她给了我一天时间让我处理事情,我将父亲送到医院,委托我姑姑帮忙照顾。 隔天,我就跟陈瑶一起离开。 我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从此我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陈瑶将我带进一个叫‘名都会所’的地方。 这会所里面装修得非常奢华,超炫酷的水晶灯,墙壁上挂着油画,地上还铺着地毯,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一路走来,我看到许多穿制服的服务员恭敬的称呼陈瑶为瑶姐,还有许多女客人,进进出出的。 她们年龄不一,出去的时候,都是一脸满足,面颊潮红。 陈瑶带我到办公室,将我交给一个叫林海的男人,就匆匆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一切听从他的吩咐。 林海是这里的管事,我叫他海哥,他三十出头,相貌儒雅,说话也是文质彬彬的,非常和气。 林海问我,知不知道会所的服务性质,我摇摇头,说瑶姐没提过。 林海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旋即拍了拍我的肩膀,简单介绍了一下,“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的客人,百分之九十九是女客,你的工作就是服务她们。”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时,海哥身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海哥,‘海阔天空’十八号包厢的客人又催了,王涛还在上钟,你赶紧安排一个人顶上。” “收到,我来安排。” 海哥回复完,似乎没找到能顶上的人,忽然把目光看向我,来回打量几眼,让我跟着他走。 海哥带我去领了一套衣服,让我穿上,还是古代装扮,就跟拍电影似得。 “不错,穿起来,倒有那么几分奶油小生的味道。” 海哥围着我转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本来呢,你是新手,还需要学习几天,不过刚才你也听到了,会所人手不够,所以……” “放心吧,海哥,我会做好的。”不等海哥说完,我连忙保证道。 当时我想,不就是服务人吗,这有什么难的。 去往包厢的路上,海哥跟我说,客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上‘海阔天空’的客人,都是会所的vip,叫我一定要小心伺候着。 来到十八号包厢外后,海哥敲了敲门,嘎吱一声,门打开了,随后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发福,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项链的胖女人。 胖女人看到门外站着我和海哥,皱了皱眉,“王涛呢?” “李姐,王涛还在上钟呢,可能还要等很久,这不,会所来了个新人,要不让他试试?”海哥笑着指了指我。 “哦?新货色?” 胖女人闻言,似乎有点兴趣,上下打量着我,那眼神就好像是在挑选货物一样,让我很不舒服。 “长的还行,这身材也够结实。”胖女人伸手在我的胸膛来回摸了一把,我心里一阵不舒服。 她舔了舔嘴唇,笑道:“行,就他了!” 海哥见胖女人一下就同意,也笑了,转头嘱咐我:“小阳啊,记得一定要好好伺候李姐。” 我连连点头。 进入包厢后,锁上门,胖女人就吆喝起来,“还愣着干嘛?帮我把衣服脱了。” 我硬着头皮上过去,开始帮胖女人脱衣服。 刚才在路上,海哥就简单的说过,我要做的工作,就是帮客人洗澡,按摩。 说实话,第一次干这个,我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弄得有些慢,反倒是胖女人急不可耐的动手脱了起来。 让我吃惊的是,胖女人居然脱了个精光,一点都不剩。 我一时有些不适应,眼神连忙撇到别处。 “怎么,没见过光身子的女人啊?”我脸颊突然发烫起来,胖女人调侃一声。 我的确是个雏鸟,不过她的胳膊比我的大腿还粗,还是水桶腰,胸前干扁扁的,我也不可能有兴趣。 “来,把我抱起来。” 这时,胖女人喊了一声,张开双手,看着我。 我看着她那身形,心头一阵叫苦不迭。 好在我以前常做农活,做过快递,搬过砖,扛过水泥,不然还真抱不动。 不过就这几步路,还是把我累得够呛,额头都冒出细密的汗珠。 包厢里的设施很简单,一张单人床,液晶电视,还有一个木桶,灯光昏暗,倒是显得有那么几分情调。 替她搓背的时候,这女人还时不时的摸我的手,吓得我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来,可是脑海中却响起海哥叮嘱的话,一定要伺候好客人,不能让客人生气。 我强忍恶心,任由胖女人吃我的豆腐,好不容易洗完,我连忙抽回手,恭敬地说道,“李姐,好了。” 胖女人站起来,水哗啦啦响,溅了我一身,我替她擦拭身体时,胖女人的手,不时的触碰我的身子,磨蹭着,似乎企图勾起我的欲望。 我内心一阵恶心,加快手上的动作,帮她擦干净后,连忙将她抱到床上。 可是下一步,具体怎么弄,我有些犯难。 毕竟刚来,还没有人教过我任何按摩技巧。 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上了。按摩嘛,无非就是按按太阳穴,捏捏肩膀之类的。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胖女人却突然张开双腿,对我招了招手:“来,用嘴帮我。”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