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林看着这个女人,第一印象就是不喜。 太强势的女人没人要! 这是前阵子顾林看肥皂剧悟出来的一句至理名言,眼前这个张丽芳实在太强势,真是苦了李德海。 “神医在哪里啊,这地方是人住的吗,怎么可能有神医?” http://www.0434766.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443.jpg 张丽芳说话很刻薄。 顾林顿时就不爱听了,他从小就住在这里,这里怎么就不能住人了? 他想说些什么,但是正对上李德海满是歉意的目光,也只好算了。 如果他和这个女人吵起来,诊所的事情就悬了,为了赚钱大计,还是忍忍,更何况,也不能坑了李德海,让他回家跪榴莲啊。 “好男不跟女斗,哼。” 顾林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李德海感激看了顾林一眼,然后对着张丽芳说道:“别着急,两位神医正在午睡,等他们醒了再看病也不迟。” 但是张丽芳不依了,她可是请了假来的,哪能耽误? “什么神医,架子还不小!” “李德海我跟你说,榴莲我都买好了,今天要是看不好这病,你就给我等着吧!” 张丽芳一副十足的恶婆娘样子。 她的父亲站在旁边,没什么精神,但是也没有反驳自己的女儿。 虽说女儿蛮横了一点,但是他对李德海也一直很不满意,他觉得这个女婿没个男人的样子,一点出息都没有。 “干什么呢,吵死了!” 华佗被吵醒了,他起身看了看张丽芳。 “颧骨高,杀夫不用刀啊!” 张丽芳一听这话,顿时怒了,她伸手指着华佗,刚想开骂,但是扁鹊也醒了,悠悠开口,憋得张丽芳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薄嘴唇,丈夫埋半身啊!” 两人一唱一和,倒是难得统一了战线。 “气血不足,肝肾两亏,长此以往,病患不断。” “眼神涣散,脚步虚浮,小腹凸出,脊柱弯曲,啧啧,啧啧。” “这女人是谁啊,晦气,晦气。” “咦,还有个老头,没什么精神,一看就是做了亏心事,每天睡不着。” 华佗和扁鹊开口有如连珠炮响,让想要发作的张丽芳不知道该说什么,急火攻心,她眼前一阵发黑。 “两位前辈还真是火眼金睛啊,这老人家有很严重的失眠,这一次是特地来求医的!” 顾林上前说着,一边使了个眼色,张口做了个啤酒的嘴型。 人老成精的华佗立刻就明白了,他看了看张丽芳的父亲,伸了个懒腰。 “这病还真是有些麻烦,但是既然找到我华佗了,那也不是不能医的,只是……” 华佗故弄玄虚,一脸欠打的样子。 “华佗?原来是个神经病,李德海你这个杀千刀的,弄了半天找了个老年痴呆,还说是神医?走,给我回去跪榴莲!” 张丽芳正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她什么时候被说成这样过! 什么颧骨高,薄嘴唇,她最听不得这样的话。 说着,张丽芳拉着她老爹,转身要走。 “夜夜难眠,就算睡着也是噩梦连连,一身冷汗,每天中午胸口发闷,喘不过气,不出半年,必定归西。” 扁鹊再一次开口了。 而听到这句话,张丽芳的脚步一顿,立刻停了下来。 她老爹一脸不可思议看着扁鹊,又看向李德海。 “小李,你把我的症状告诉他了?” 扁鹊只是看了几眼而已,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详细? 一定是李德海提前告诉了他! “没有啊,我都说了这是神医,你们还不信!” 李德海很冤枉。 “你真的是自己看出来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老头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脸期盼看着扁鹊。 半年归西啊! 这可不是说着玩的,他十分惜命,正是到老享清福的时候,他可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可乐!” 扁鹊太直接,开口就是可乐,倒是让老头有些懵了。 “啤酒!” 华佗赶紧喊了一句啤酒,他可不能输给扁鹊。 顾林以手加额,不忍心看下去了。 “是这样的,两位神医看病只看缘分,对钱财倒是不太看重,只是他们喜欢喝可乐和啤酒,只要送一些可乐和啤酒,他们就会看病的!” 李德海赶紧打圆场说道。 这么简单? 张丽芳都忘记生气了,看病不收钱,只要可乐和啤酒,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没问题,我现在就让人送一车可乐,一车啤酒过来!” 张丽芳虽然刻薄,但还是挺孝顺的,事关老爹的性命,她不敢怠慢。 “一车是多少?” 华佗看了看顾林。 顾林眼前发黑:“一车啊,能喝很久,一车喝完了,她还会再给你送一车,保证你每天都有的喝。” 听到顾林这么说,华佗顿时就放心了。 “哈哈哈,啤酒要来了!这病包在我华佗身上!” 说着,他已经取出了银针。 “有了可乐,老夫也干劲十足啊,小林子拿笔来,我写个药方!” 扁鹊开口直接喊顾林是小林子。 顾林满头黑线,他自己都不信,从小在教科书上学到的神医,居然这么逗比。 “诊所大计,赚钱要紧!” 顾林心里安慰自己,拿来了纸笔。 此时华佗已经开始扎针,扁鹊则是写了个药方出来。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小腹有股热流,全身都暖洋洋的,想要睡觉?” “你先好好睡一觉吧,接下来每天扎针,加上小喜鹊的药方,不出一个月就能精气十足!” 华佗看着老头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一脸得意。 他华佗出手,那就是枯木逢春! “小喜鹊?华佗你竟敢对我不敬,我可是你的前辈!” 扁鹊不依了,他可是华佗的前辈,居然被叫成了小喜鹊? 张丽芳有些呆滞,搞不清状况。 “你先去抓药,别忘了可乐和啤酒。” 顾林把药方塞给张丽芳,推着张丽芳和李德海出门。 这时候华佗和扁鹊已经快要打起来了,两人手里掐着银针要扎对方,活像两个老顽童。 “李德海,诊所的事情交给你了,越快越好,巴结上这两位前辈,你还有你亲人,身上的病都能治好,看你的了!” 顾林这话不仅是说给李德海听的,更是说给张丽芳听的。 毕竟想开诊所,还要这个女人出力才行。 “好,好,丽芳你也看到了神医的本事,咱爸多久没睡个好觉了,这会都开始打呼噜了,你赶紧找关系把诊所办下来,啤酒可乐送过来,前辈一高兴,诊所开起来,日进斗金不是梦,更重要的是咱们有什么病,都可以找他们治好啊!” 李德海一边说着,一边和张丽芳上车,去抓药去了。 “这事应该能成,诊所开起来,打出名声,想赚大钱不难。” 顾林雄心万丈。 “小林子啊,这次可多亏了你啊!” 顾林还没来得及喝口水,老张和老张的媳妇已经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让顾林眼前一亮。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