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多的软文_我想让你把我弄湿秘密爱人

孟楠疯狂的朝着西边飞去,只是一盏茶的时间就已飞出了数万里之远,前方天际弥漫着的一股熟悉的气息,方才才淡化下来的仇恨,现在又再一次的笼罩住孟楠,孟楠抬起右手,从指间升腾出一把长剑,一剑朝着前方劈下,一道剑气划破长空,无数的空间裂缝在剑气周边破裂着,一声声的能量爆炸声回荡在天空,正在前方的蚀血,突然间察觉不对,回过头来看见一道骇人的剑气朝自己袭来,速度之快远隔几里瞬间就到了自己的面前,来不及做何反应,提起魔剑一剑挡去,“砰”,蚀血被瞬间震飞几丈,围绕在身边的符咒开始发出道道七彩神光,又一次,与龙人战斗的场面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远远比上一次来的更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蚀血身上便散发出一股来自地狱的血腥气息,而眼中又不时射出道道的神光一股磅礴浩荡的气息又与血腥气息相互交替从蚀血身上发出。 http://www.0434766.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72.jpg 孟楠见到此景,整件事情终于了然于胸,魔界中的尸山,以及当中硕大的血池,还有万剑园中几百条的性命,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辰月与裂天十重,孟楠凝望着蚀血,不知是憎恨,还是同情。 “没有想到,你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孟楠直视着蚀血说道。 “这条路又怎!这么多年,为了裂天,为了辰月,我不知杀了多少性命,就你剑园中的几百条,仅仅是冰山一角而以”。 “裂天十重,神魔共存,一念成魔,一念成神,成魔即逝,成神即灭,即然今天是我一手造成的,那我就不会放任你在神界作祟”。 “呵呵,我可不是以前,要来就来,废话少说”。 “即然你一意孤行,那就休要怪我”,话语落下,手中的金剑发出龙啸之声,朝着蚀血飞去,飞剑瞬间划破长空,神界空间被划出一条裂缝,只见一把金剑飞快的飞去,而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黑线,不时还从黑线中发出道道的空间乱流。 “不用辰月吗?那你更何谈是我的对手”,话说到一半,只见原本匀速而来的飞剑,骤时提升了数十倍的速度,蚀血来不及多想,手握魔剑,向着飞剑劈去,两股巨大的气息瞬间压迫在了一起,给方圆万里造成了恐怖的压抑,一些树木瞬时被压成了粉碎,一声声树木摊倒的声音在神界响起,整个神界为之颤动,无数的人仰望着西方天际,谁都知道,即将有一场大战爆发,这一刻,整个神界的人都腾飞在天际,朝着西方飞去,生怕错过了这场大战。 只见两把剑不断的相互碰撞,一道道骇人的能量从四周荡起,周围的空间被撕成了粉碎,两人不断利用心神来控制两把剑,随着时间的推移,孟楠的金剑渐渐落于劣势,金剑不断发出哀鸣声,此时魔剑进攻的则越加的猛烈,孟楠见势不对,左手抬起,左手指间又升腾出一把泛着银光的长剑,长剑不断在孟楠头顶舞动,声声剑鸣直响彻天,随即孟楠大喝一声,喝声落下银剑如同一把离铉之剑直向着两把剑的战场奔去,三把剑不断的在空中舞动,劈斗,孟楠渐渐落败的局势逆转开来。 “没想到你比起当年,修行更加深厚了” “呵呵,可即便如此还是差了裂天十重,差了一线”,孟楠看着蚀血,眼中流露一丝伤感,三把剑还在不断的拼斗着,无数的山峰被残存的余波给震塌,原本是道道峡谷,现在却变成了一座平原,无数的剑气还在空中回荡,不知不觉,以有上万人在四周观察着,只是没有一个人敢轻易的靠进这个战场,谁都清楚,这种层次的战斗,只要一点轻微的余波,都能够导至重伤,甚至死亡。 两边势均力敌,打的难舍难分,从白天打斗到了黑夜,又从黑夜打斗到了白天,一直持续斗了三个月,把方原万里打斗成了一片废墟。 孟男嘴角残挂着一丝鲜血,原本整洁的衣物被撕碎,头上的发丝变的零乱不堪,显的格外狼狈,蚀血脸色发出一丝惨白之色,神与魔的浩荡气息也变的暗淡许多,而在周身围绕的古老符咒,还在依然散发出光芒,天空中的三把剑伴随着两声破碎声,仅仅剩下魔剑在空中浮挂着。 “大势已去,今日就让这片空间归于混沌吧”,蚀血听到孟楠发出如此感触,立刻心中生起一阵不妙,但他突然发现,空间能量变的絮乱起来,只见孟楠手中不断施展法决,无限的威压从身上散发出来,一种与天齐进的气势漫延了整个神界,蚀血立即感到不对,随即想要逃脱这片空间,可他惊讶的发现,此刻自己周身却不能动了,不知何时,自己被陷入孟楠所制造出来的域,在这片域内,孟楠就是神,所有的能量都由孟楠来分配,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了蚀血。 孟楠双手不断变动法决,口吐出一口鲜血,于法决上,随后升起一阵血雾,蚀血此刻动弹不得,只能望着孟楠不断的一步一步的,把这片空间化作混沌,万里的空间不断震动着,开始变的虚无起来,就这样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这片空间便化做了混沌。 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究竟里面现在发生了什么,一切,除了那片空间,又归于了平静。 从今天开始,神界注定会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关于孟楠与蚀血神魔的传说,上万个神界之人亲眼看见了万里的空间变做了一座混沌,所有的人都静静的看着这片混沌,一时还没有缓过神来,这是一个高度,无数的人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无数的人敬仰的高度,这是一个传说,只存在于幻想的传说。 一座山谷中,身着白衣的女人看着西方的天际,眼中竟流下了一滴眼泪。 “他还是做出了” 女子眼中散发出无限的悲凉,双手轻柔的抚摸着小腹,“一切因你而起,就与枫儿,降于凡尘”,话一说完,嘴中一张,一团光芒由腹中升起,飞向了天际,原本稍稍隆起的小腹变的平坦。女子目送那团光芒离去后,奇异的消失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