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个老外玩的走不成路一晚上十几个男人擦我

修炼也不是一蹴而成的,江寒雪资质如何出众也会遇到困难,这天她正好遇到了寒心经第八层的瓶颈,去找顾浩轩请教。一年一层,在整个离火宗也算是快的了,和江寒雪一同进入宗派的现在还在第四层徘徊,少数人在第五层,但没有人在第六层。江寒雪经过数年苦修,排出了身体的杂质,令肌肤更上一层,面如白玉,小巧玲珑的鼻子,水水的嘴唇,和那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更是让人生出了怜惜之意。由于离火宗女弟子较为稀少,为了江寒雪而争风吃醋的人绝不在少数,可他们心目中的仙子又岂会在她们身上多做停留。 http://www.0434766.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71.jpg 不知道是谁泄漏了江寒雪快遇到瓶颈的事,离火宗的三代弟子举行了一场排位赛,希望能夺个第一,引起这位仙子的注意,可这真的有用吗?江寒雪刚从院子里出来,看到前放练武场异常热闹,她随便拉了个人问到道:“怎么回事啊?””江师姐,你不知道啊?今天就是为你而战的排位战啊!”“我该知道吗?无聊!”江寒雪冷冷道。说罢便向台上看了一眼,此时胜负已分,显然白衣男子更胜一筹。江寒雪并没有多做停留,她还要去找顾浩轩讨论一些关于功法的事情。“江师妹可否留步。”那白衣男子道。 “怎么?尹师兄找我有事?”江寒雪回道。那白衣男子乃是战堂的三代杰出子弟之一,名叫尹程。“江师妹,我对你可是仰慕已久,亦是倾心已久,不知能否给我一些机会,让我们更加深入的了解呢?”“对不起,没空”江寒雪冷冷道。“江师妹要不要比试一番,我若输了便不再缠着江师妹了,我若侥幸赢得一招半式,就请江师妹给我一次机会,如何?”尹程似乎苦思了一会儿道。 “无聊,我还有正事要干”江寒雪脸色依旧冷冰冰的。尹程并未再说话,而是反手将背上的剑抽了出来一把横在了江寒雪的面前。江寒雪看今天这架势,不打过不去啊。 尹程嘴里说了一声“得罪了”,右手持剑刺向江寒雪的肩膀,江寒雪身子往后一倾,险险地躲了过去左脚又勾住了尹程的腰际。尹程右手把江寒雪脚腕抓住,微微捏了一下,暗道一声好滑。往上一跩,顿时春光乍泄,江寒雪玉面通红,江寒雪本就压制着修为和尹程在打。本来看他是战堂杰出子弟之一,不想让他输的太难看,弄成侥幸赢了就行了,不曾想他却如此下流。江寒雪左脚被其抓住并未挣脱,她顺势而起右脚踏在了尹程头上。右手拿剑刺向尹程肩膀,鲜血瞬间流了出来,浸湿了整个衣衫。尹程也慌了,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毕竟自己只是稍微有点……仗着自己战堂三代杰出子弟的身份,量他也不敢乱,而且似乎也不是那么的过分。 尹程静了静心道:“江师妹,你可要冷静啊,就凭我战堂三代杰出弟子的身份也不是配不上你啊,闹大了上面都指不定向着谁呢?你说呢,江师妹”江寒雪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她笑的很诡异。江寒雪拿起了剑挑开尹程胸口上的衣服,缓缓道:“尹程,知道吗?我不想惹事,但并不代表我怕事,你说闹大后指不定向着谁呢?我也很好奇,你只需知道我杀你易如反掌,但我不会杀你,我要你战堂三代杰出子弟威名扫地,颜面一点点丢尽,尊严一点点的被我践踏。”江寒雪持剑在尹程胸口缓缓地刺了个死字,鲜血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感官。但无人上前阻止,笑话,人家都是核心子弟,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好好的看戏就是了,何必上去掺和。 看到自己如此被人欺辱,尹程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贱婢,终有一**要让你在我**承欢,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么?我也很渴望那天的到来,只不过,你觉得你会有等到那天的机会么?”江寒雪嘴角勾起了一丝奇异的弧度,“”就凭你这句话,我可以宣布,你尹程此生到此为止了,来生再做人,哦,不,你已经没有机会要做人了。” “江师妹,收手吧!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一名黑衣男子劝道。“薛师兄,你也看到了,人五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啊!我本无意招惹他,奈何他自己前来送死,怨不得我!”劝她的乃是刺堂的三代杰出子弟之一,名为薛北辰。“薛师兄,你无须劝这贱婢,有本事就让她杀了我,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只是我想不明白,一个山下捡回来的野种,也能如此放肆,离火宗,你到底怎么了?”尹程仰天大笑道。 “野种?尹程,你再说一遍,谁是野种!”江寒雪真的动怒了,她脾气好,但那不代表她可以任人欺凌,触犯了她的底线,女人有时候比男人更可怕。“看来这贱婢有点健忘啊,呵呵,你忘记了八年前是不是顾浩轩顾师叔把你从山下带回来的?你不是野种是什么?”尹程放声道。 人群中一片哗然,原来貌美如花的江师姐居然有这样一个过去。“尹程,我很佩服你的胆量,虽说离火宗高层子弟都多少知道一些,但只有你敢说出来,是不是感觉自己快死了,便无所畏惧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江寒雪语气冰冷地说。“江师妹,听我一句可好?趁你二人现在并未伤及筋骨,不必为小事而伤了和气,这样对你对他对离火宗都不是好的选择。”韩伟道。“韩师兄,你觉得今天若无法做个好的了结,我以后还有没有安宁之日,是不是还有我的容身之地。”江寒雪掷地有声道。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