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偷窥china中文wc-抱着头往腿里按舔

这一晚上杨倩终于睡了个好觉,天亮后舒舒坦坦的起来做早餐。 村里人都喜欢在院子里吃饭,杨倩把蒸好的白面馒头端出来,齐皓透过窗户牢牢盯着那道曼妙的背影。 杨倩今天穿了条白色连衣裙,长发盘在脑后,肉色丝袜包裹着长腿,身材高挑,气质柔美,显得特别端庄贤淑。 齐皓想到她昨晚上那放荡样子,不禁露出一丝坏笑。 人果然不可貌相啊,谁能想到这么个贤妻良母,居然会偷摸躲在厕所里自己爽快! 杨倩正背对着他摆放碗筷,柔软的裙摆包裹着她的臀部,曲线饱满优美,像一颗成熟多汁水蜜糖。 齐皓越看越觉得心里痒痒。 这要是能抓在手里使劲揉上几把,那该多痛快啊! 正在他想入非非的时候,周庆平从屋里出来,抓起个馒头咬了一口说道:“镇里办了个乡村企业家座谈会,我得过去一趟,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 杨倩闷头应了一声。 她早已经习惯丈夫的夜不归宿,就算躺在一张床上,这男人也不过是个摆设。 “大早上的你摆脸色给谁看呢。”周庆平看了不痛快,喝斥道。 “天气热,我心口有点闷得慌。”杨倩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 “天天在家闲着,毛病倒是养出不少。”周庆平看见她身上的白裙子,脸色顿时耷拉下来,“你打扮成这样想干啥,咋不干脆脱光了上村口跑两圈,叫大伙都来看个仔细?” “这裙子是赶集刚买的。”杨倩咬着嘴唇小声说。 周庆平听了心里更恼火,一脚踹在她坐得那条凳子上,说道:“你说你一个娘们天天往外面跑,骚给谁看?给我回屋把衣服换了!” 周庆平这人好面子的很,他知道自己不行,杨倩就是他花钱娶回来充场面的金丝雀,因此特别忌讳她私下跟其他男人接触。 杨倩进屋之后,他依然在骂骂咧咧:“骚娘们,一天到晚就知道叉着两条腿勾引男人,哪天要是让老子抓到,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齐皓在屋里听见他们的对话,尤其是周庆平那窝里横的样子,更让他同情杨倩。 这周庆平也就是手里有点钱,实打实的窝囊废一个,可就苦了这么好的女人,守活寡不说,还得挨骂遭罪。 想到这里,齐皓不禁叹气一声。 这时杨倩已经换了件土里土里的格子衬衫走出来,周庆平也吃得差不多了,往裤子上擦了擦油腻腻的手,说道:“老实给我在家呆着,要是回来没见着你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杨倩低着头不说话,默默送丈夫出门,等他走远后才把院门重新掩上。 日子就是这样,她早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 见院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齐皓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打着哈欠走出屋子。 “嫂子,起这么早啊!”他若无其事的跟杨倩打招呼,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 杨倩脸皮薄,摸不准他有没有听见他们夫妻刚才的对话,红着脸指指饭桌回答说:“也不早了,刚蒸的馒头,还热乎着,要不要尝尝?” 既然周庆平不在,齐皓也不跟这假客套,抓起一个就干脆利落地吃起来。 杨倩把自家腌的咸菜往他跟前推了推。 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齐皓故意说道:“嫂子,你这馒头蒸得真绝,我一顿能吃下五个,你信不信?” “胡说,你当自己是牛啊。”杨倩不禁抿嘴一笑。 “不信是吧,看着啊!”齐皓敞开肚子,一口一口往嘴里塞。 他是干体力活的,饭量大的很,还真把五个大白馒头都给吞进肚子,他撑得直打饱嗝,得意的说:“怎么样,我没骗人吧?” 杨倩扑哧一声笑了,脸色缓和了许多。 “你今天还要做事呢,别一会撑得肚子疼赖到我头上来。” “哎呀,差点忘了!我干活还差件工具,得上镇里买去!”齐皓从凳子上蹦起来。 说着他就往外面走,等快到门口时,他又回过头来,看着杨倩暧昧地说:“对了嫂子,我昨晚上洗完澡后忘了把衣服收起来,一会麻烦你帮我扔槽里,我回头再洗。” 这话让杨倩联想到昨晚闻到的那股腥味,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俏脸顿时涨得通红。 “嫂子,晚上记得给我留俩馒头。”齐皓冲她咧嘴一笑,然后才打开院门离开。 昨天晚上他……都看见了? 杨倩俏脸绯红,不敢再想像下去。 她已经一年多没有真正享受过了,齐皓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比周庆平强上一百倍。 他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晚上会对自己干什么呢…… 想到这里,杨倩难耐地夹紧双腿,心猿意马。 齐皓刚来八里坪村,对这里还不熟,站路口半天才等到下山的车。 这原本是用来运水果下山的货车,车身该锈的锈,该烂的烂,早就到了报废期限,交警队不允许它再上路。司机老赵心眼多,用油布在车斗上盖了个棚,充当起公交车的角色,每天定点来回接送村民,一人收五块钱车费。 今天正好遇上镇里集市,车子还没停稳,村民就蜂涌过来,齐皓夹杂在人群中,好不容易爬上去。 车斗被油布闷着,密不透风,乘客肩膀挨着肩膀,连半点空隙都没留下。 山路九转十八弯,这么辆破车开得歪歪斜斜,也亏得老赵技术好,方向盘扭得顺风顺水。 齐皓被挤得东倒西歪,转弯时没站稳,猛得撞上一个柔软的身体。 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个子不高,大概也就一米六左右,头发束成马尾,露出修长的脖颈。 http://www.0434766.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70.jpg 她身上穿了件花衬衫,领口敞开着,从齐皓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黑色的蕾丝胸罩,那一对若隐若现的胸脯正随着车身起伏。 罩杯虽然不大,却很圆润,很坚挺。 齐皓的呼吸顿时紧了起来。 后面的人还在拼命往前挤,让他跟这个女人贴得更近。 车子摇晃的厉害,她的身体也跟着左右摆动。 齐皓渐渐有了反应,宽松的裤子支撑起来,抵在了年轻女人的屁股上。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