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第一书包辣肉樱桃 合集

“晓素啊,不是我说你,你真是有些了,在官场混,怎么能不知道这些呢?我看你真的要像杜书记多取经,你那个女县委书记,那是官场的万事通,什么都懂……” http://www.0434766.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54.jpg “我看你比她还懂!”梁晓素笑着说,“我从来没听过她说这些,倒是第一次被你如此全面地进行了一次教育……” “呵,咱俩是什么关系啊?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哪个领导会给你讲这些,这些都是自己偷学来的,像你这样的,我都纳闷了,怎么给人家当秘书啊!”马莉莉摇着头笑道。 “呵呵,我也不想当,可是,我已经当了啊……”梁晓素也笑呵呵地说道。 “没有你这么弱爆了的秘书!也就杜书记看上你了,换做别人,可能早把你给下了!”马莉莉笑着说,“要是我就无法忍受你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秘书!” “我有那么糟糕吗?”梁晓素被马莉莉这么一打击,心里还真是有些难受了。 合着她是那么不合格吗?她觉得自己做得还不错啊,至少把杜秀青伺候好了,工作也做好了,不就行了吗?杜书记也没有批评她不合格啊! “你啊,光会做工作,那是牛!笨牛!累死你都没用的!”马莉莉说,“真正会工作的人,是能赢得老板的赏识,把你当心腹,你也能很好地揣度领导的意图,这样你才是有希望的!会干活有毛用啊!” 梁晓素觉得自己真是小看马莉莉了,她不仅是情场老手,看来还是官场的高手啊! 可是,她怎么就懂这么多呢?难道她那个官不大的老爸真的什么都告诉她? 这人的出身还真是决定了很多东西啊!梁晓素的父母带给她的就是平凡朴实的家庭生活,这些东西,离她十万八千里啊! “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就只有自动出局了!趁早离开那个地方……”梁晓素很悲观地说道。 “你啊……一说你,你心里还难受!”马莉莉抱着她的胳膊说,“别悲观了,你现在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多牛啊!我都要拍你的马屁了!你要是将来再上台阶,再找个大靠山,说不定哪天一不留神就成了中央领导了,那我可要高山仰止啊!好好干吧,开点窍就是了……” “怎么开窍?”梁晓素问道。 “你啊!利用自身的资源啊,找个靠山啊,有希望你不去找,等着天上掉馅儿饼啊,那你一定第一个被饿死!”马莉莉说道。 梁晓素真没想到,自己找马莉莉出来散心的,却被她如此说教了一通,心情反而更郁闷了! 开窍?找靠山?难道真要去找李成鑫啊? 想到这里,她心里隐隐有些颤抖了。 “唉,别这样别这样……”马莉莉立刻抱着她说,“不说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好吧,走吧,先去喝咖啡!” 说完马莉莉抱着梁晓素往路边走去。 走到那辆红色的宝马跑车旁边,马莉莉按动了遥控器,车灯立马闪烁了一下,还发出了好听的声音。 “请上车……”马莉莉微笑着说,脸上是难以抑制的自豪。 呵……真牛啊!梁晓素狐疑地看着马莉莉,难怪她看中了那位提前进入中老年的青年大叔,原来是如此有钱啊! 这车估计在信江市的路上开着就是独一无二的了!太豪华太招眼了! “进去吧,姑奶奶!”马莉莉把梁晓素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难怪你说他有综合实力,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综合实力啊!”梁晓素笑着说。 “唉,这算神马啊!你没看人家一个戒指都是几百万啊,这车,只是刚起步!”马莉莉发动车子,“嗖”的一下就开了出去。 那个车速快得梁晓素都有些眩晕。 到了目的地,两人来到西餐厅喝咖啡。 倚窗而坐,梁晓素还是忍不住问道:“范明鑫的家族来信江市做什么生意的?这么有家底?” “开发银矿……”马莉莉说道,“贵和市陵水镇的那座银矿被他们家给承包了……” 呵……还真是有钱的主!梁晓素倒吸一口冷气,开矿的都是暴发户,何况是开银矿。 “他们家族以前就是做矿业的吗?”梁晓素问道。 “是,在山东,山西那一带,他们家族就有好几个大煤矿……不是一般的产业……”马莉莉说道。 “这回你真是调到了金龟婿了!”梁晓素笑着说。 只是此刻的梁晓素还无法想到,自己今后会和这个叫范明鑫的富二代有那么不可分割的往来,并且因此而导致了一系列的事情。 当然,这是后话。 周一,梁晓素返回余河上班。 生活和工作涛声依旧。 梁晓素觉得,她和李成鑫之间,或许就这样永远的过去了吧。 他未来将成为更大的人物,或许将主政江南省,或许要调到中央去,和她就更是天壤之别了!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不过,有时候看到他在新闻里的模样时,她的大脑潜意识里,还是会想起他,想起那个让她有种怦然心动的“李王”。 是的,那一夜,她给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李王。 在她的眼里,他就是一个霸气的大王,那么霸道,却又不失成熟男人的优雅和风情。 他拥着她,和着音乐曼舞。她能感觉到当时他是那么激动,呼吸急促,对她有着强烈的渴望! 如果,如果那一夜,她不拒绝,真的从了他,会是什么局面? 她不敢往下想 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了,对于她来说,可能不会是一个喜剧,而会是一个悲剧,因为她是一个爱上就无法自拔的人! 看了看一周的工作安排,周三她要跟着杜秀青去抚河市参加省里组织的一个现场会。 抚河市……看到这个地名,梁晓素立马想到的是王成…… 王成就是抚河市的,他的家就在抚河市的郊区…… 大学毕业后,和王成确定了恋爱关系,梁晓素曾经跟着王成去过抚河市,还见过王成的父母。 那时候,梁晓素和王成都在心里认定对方是彼此的终身爱人,双方的父母也都见过他们。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想到这里,梁晓素的心又在滴血……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去抚河市,不仅勾起了她心中的伤痛,还让她再次见到了“那一夜”的他…… 周三上午,杜秀青带着梁晓素,和蒋三发一起,在上午九点赶到了抚河市郊区的一个村庄。 参加在这里召开的农村垃圾处理现场会。 车子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梁晓素才发现,这正是王成的老家。 踏上这片土地,她的心就开始纠结着痛了起来…… 她看了看附近的村子,王成的家就是村西边那栋最不起眼的平房。 他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靠种菜为生…… 她看了看附近的田野,那菜地里弯腰弓背劳作着的农民,有可能就是王成勤劳的父母…… 梁晓素的眼眶不知不觉就湿润了…… 但是,她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立马调整好情绪,为杜秀青拎着包,一直跟在杜秀青的身后。 秘书往往就是影子,得紧随领导其后,但是,又不能跟得太近,这么多领导,现场录像,要确保领导进入镜头,而秘书却是不能露面的。 梁晓素因此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跟在杜秀青身边。 大家站定后,梁晓素在众多的人群中,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 是他!真的是他! 看到他的那一刻,梁晓素心里的感觉是无法言说的,有激动,有惊喜,甚至还有一点儿幻想,幻想他也能看到她……总之,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她当时复杂的心情。 她看到的只是他高大的侧影。 全省各县市党政一把手都来了,这个现场会是很大型的,看得出省里对这次活动很重视。 李成鑫是省里来的最高领导。 只见他背着手站在一个很大的炉子旁边。 炉子里好像还在冒着丝丝白烟,似乎在燃烧着什么东西。 难道是燃烧垃圾?梁晓素没有靠近,也无法看清,但是她猜那个炉子应该是烧垃圾的,不然站在这里召开垃圾处理现场会有何意义? 再看看这个村庄的所有道路,似乎是一尘不染,小沟渠里也是清澈的河水,整个环境卫生都很好。 李成鑫被一群人给围拢着,众星拱月般,他就是这个气场的中心点。 他的身边站着的一定是抚河市的党政一把手,正在滔滔不绝地向他汇报工作。 大家都在认真听取当地领导的汇报,只见李成鑫时而点头,时而也讲几句,双手一直背在身后,脸上的表情是一贯的慈祥和蔼。 最后,汇报的人讲完了,李成鑫拿着扩音器开始讲话了。 他那浑厚的声音透过扩音器传开来。 他说:“垃圾无害化处理,一直是我们在苦苦寻求的方法,农村垃圾处理问题很,现在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无人管理,无处可扔,无计可施的‘三无’现象,乡村垃圾遍地,卫生情况很是堪忧。很多小河小塘,都被村民的生活垃圾给填满了,成了臭水沟,臭水塘,严重影响了老百姓的生产和生活……今天看到这个‘中华炉’的诞生,我感觉到很欣慰,农村垃圾的处理如果都能像抚河市这样来做,农村的卫生情况就会得到大大的改善……” 李成鑫讲完了,大家热烈鼓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