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别吸奶了我受不了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

大学里我交了个女朋友叫玉红,她缠着我要我带她去旅行,其实我这个人不大喜欢旅游,与其有时间,我宁愿一个人闷在家里,反正家里也是应有尽有,有大的房子,一个人住,有好的车,一个人开,这样的生活已经将我腐蚀的一动不想动,何必非要去旅游呢。

不过禁不止小妞的死缠烂打,正好今年刚刚十一放假的时间长,再加上学校没事,就带她去夏威夷旅游了。

酒店是一个开放式的庄园,里面有仆人,有旅游车,有高大参天的植物,有很多可爱的叫不上名字的小鸟。

我们在酒店简单的办理了一下入住手续,导游就放我们假了,让我们自由活动,5天后再来接我们回国。

我抱着玉红,玉红卷缩在我的怀里,的小开始在我下盘上蹭来蹭去,我知道这个小丫头想要了。

我很喜欢在热带的酒店里空调开得冷冷的,这样能够充分挑动起我的兴奋,外面的火热是一种原始的熏陶,仿佛让人的更加火热。

我看出了玉红的意思,他也是想要了,我便翻身上马,提枪对准她的蜜穴,在她的口缓缓而有力的摩擦着,玉红开始微哼,呼吸慢慢的变得浑浊而急促,仿佛在鼓舞我的行动。

我的更加坚硬,我一边温柔的抚慰着玉红的双乳,一边用手摸着她的,我能感觉到她的温柔与热情。

我的对着玉红的,我恨得一挺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啊」了一声,明显的此时太平洋海岛上的热浪已经将她带到一个火热的之中,仿佛这种热带的生机勃勃带动了我们两个人的性欲,我使劲一挺,她就跟随我「啊」的一声大叫,反正五星级酒店的隔音很好,并且这是异国他乡,不会有人认识我们。

我提枪上马,对准玉红的花井一阵猛烈的冲击,玉红的娇嫩的玉乳,滚圆的,修长的大腿,一切都是我的,我很是激动。

此时突然我有了个更好的想法,房间外面就是一个很大的沙滩,因为是晚饭时间,沙滩上很少人,并且天色已晚,我就建议玉红到沙滩上,露天的会更刺激。

我们迅速的披上泳衣(玉红是泳裙),从窗户跳下去,走了50米左右的草坪,到了沙滩上,我的开始变硬,受不了这种的刺激。

玉红此时已经露出的表情,她的表情仿佛我的,红润而害羞的脸蛋仿佛要我立马狠狠的插入。

我们躺在靠近海水的沙滩上,我的硬度与热度都在增加,我扳过玉红的身体,让她侧躺着,撅起来,对着我。

我把划过她的臀部,划过她的,她的会阴,狠狠的插入她的bi里,玉红「啊」了一声,明显她的身体已经处于极度敏感。

想着我和玉红的交合正在被另一对情侣,我更加兴奋,索性,我让玉红站起来,再趴下去,将臀部高高的抬起,让者能够更清晰更方便的看到我们的交合部位。

我跟玉红享受这海滩的湿润,那种大海的味道是混合着阳光与沙子与海浪与夜露的味道,我很兴奋,我觉得此刻我们已经灵欲合一,我们的仿佛是天与地,南与北的。

我们随着大海的潮汐一涨一退,海水慢慢的在涨潮,慢慢的,可以冲到我们的身下的沙子上,我们随着海水的消长而抽查——海水一涨,海潮冲在我们身下的沙子上,正好给我们解暑,很是清凉,我就猛地插入,紧紧的顶在玉红的逼里面,仿佛要把它顶穿;海潮消退,我就把猛地一抽,全部抽出来,仿佛我们的性欲也在缓解;随着这样5次的潮涨潮落,我感觉要爆发了,明显的我也能感觉到玉红的在呼唤,在呐喊,在狂叫,在喷薄。

终于,潮水慢慢的侵蚀着我们的身体,我们已经快被海水淹没了,我的,玉红的半处于海水之中了,我的每次插入,都带着一点咸湿的海水进去,仿佛这是我们的润滑剂,每次的插入,能都感觉到玉红的火热与海水的清凉,这也算是两重天吧。

海水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淹没了我们的性器,在完全沉浸在海水里的快感中,我加速了冲刺,在最后一次的冲击下,玉红狠狠的抱着我,将死死的抵住我的,仿佛这一刻变成永恒,希望将永远留住。

我们兴奋极了,我将所有的都喷撒在玉红的里,玉红在接受我的喷薄只是,发出一阵一阵的嚎叫一般的哭声,仿佛是接受生离死别般的快感。

在被玉红的小嘴吸允出最后一滴液体之后,我们都很疲倦了,此时的天色一晚,已经满天星斗,我抱起玉红,玉红此刻已经半死在我的怀里,我将她抱到上面干净的沙滩上,用泳衣将她半遮拦着,我可不希望此刻再有不轨的者。

朦朦胧胧中,我们睡到了东方天空之鱼白,我们整整在沙滩上睡了8个小时,这一觉可真是天昏地暗,在睡梦中,我带着玉红深入太平洋底,跟小鱼一起遨游,跟珊瑚一起游动,跟海浪一起翻滚。

由于天色尚早,并且有点微凉,我跟玉红手牵手的进了酒店,不用说,还是从窗户上翻进去的,这次我们没有再贪欢,死死的又补了一个早觉。

早饭时间到,宾馆的2个女仆人将做好的早点用推车送到了宾馆里,她们很敬业的没有吵醒我们,并且看到我和玉红都赤裸的睡在床上(只有一点点泳衣胡乱的盖在我们的手臂上,我们的完全裸露在外),两个仆人很体贴的用被子将我们盖好,仿佛家长一般的心疼的照顾着我们,一边用英文交流,说这两个人怎么这么的不小心,也不怕着凉,但是此刻她们的脸色也是潮红不已。

由于她们盖被子的时候动作太轻,没有吵醒我,但是她们的对话倒是被我听到了全部,我知道她们从没有见过像我和玉红一般精致的中国人,仿佛我们是她们的孩子,她们对我们的交合处明显的表达出兴趣,只是有点害羞。

此时我已经完全清醒,但是我还是闭着眼睛,故意假装睡着,我胡乱的仿佛在做梦,将被子踢开,将我的故意露出来,我微闭着双眼,偷看他们的反应,她们好像从没见过中国人的,她们的脑海中只有他们美国人粗大而狂野的,不像我们中国人的这么精致(外国人的皮肤都很粗,没有我们东方人的细致)。

这时另一个仆人也不甘落后,也蹲了下来,含住我的脚趾,仿佛我在她们严重就是一个精致的中国瓷器。

外国女人就是这么豪放,我的在那女人的舌头中更加坚挺,另一个仆人竟然将我的腰抬起来,用手去抚摸我的蛋蛋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