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挑美白贵妇的花瓣

王黑子脸上顿时舒爽起来,伸出手拍了拍刘得化的肩膀,笑道:“刘村长,这事情你早点说不就行了,这人啊,单单只要面子是不行的,要我说啊,就应该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能屈能伸,你说是不?” 论起辈分,这王黑子不过是晚辈,此时却轻佻的拍着自己的肩膀,刘得化的脸色极为难看,不过却不得不挤出一丝笑容说道:“黑子,你说的对,那你看这事是不是就这样算了?” 王黑子笑眯眯地说道:“看在你刘村长的面子上,这事可以就这么算了,不过这条河,我们福田村要用五天,你看成不?” “五天?五天没有水,田里的禾苗都要死了,村长,你可不能答应啊!” “是啊村长,大不了把事情闹到乡里,我就不信乡里面不管这事!” “走走走,我们现在就去乡里。” 虽然有乐村的村民都有些畏惧王黑子,不过在这样的事情上面,泥人都有三分火气,他们也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村名说的事情,刘得化也是清楚的,只是一想到要跟王黑子翻脸,想到对方的手段,刘得化就有些犹豫。 他可是知道,一旦激怒对方,这家伙真的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吵什么吵,你们说的对,闹到乡里这事肯定能解决,不过我看你们谁敢带头,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 王黑子冷笑一声,目光凶狠地扫过有乐村闹得最凶的一个汉子。 被王黑子的目光一盯着,那人高马大的汉子登时不敢说话了。 刘得化的脸色满是涨红,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们终于看到了白洁的存在。 “白村官来了,您给评评理,这事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啊白村官,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这福田村太欺负人了,要是五天没有水,今年我们村里怕是有人要活活饿死啊!” “白村官,你是上面来的,你可得治一治这王黑子!” 谁都知道白洁是从上面来的,但是唯独没有人知道,她背负着怎么样的命运,在这些有乐村的村民看来,白洁这样的大学生,肯定是有文化有知识有背景的,踩死王黑子,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一下子两三百号人盯着自己,白洁凝脂般的脸上有些红润,她摆摆手说道:“大伙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刘得化目光中闪过一丝狡猾,心底却是暗喜,这白洁来的正是时候,解决了他的难题又可以祸水东引。 想到此处,刘得化眼里满是为难的说道:“白助理,村里目前没有书记,你是书记的助理,上面也说了,你可以行使书记的权力,这件事情,我看交给你吧,不怕你笑话,我还真是没办法了。” 白洁笑着点点头,脸上看不出心情,心里却是微微掀起一抹厌恶。 虽然只是一个大学毕业的小女生,但是那并不代表她就蠢,恰恰相反,从小的耳濡目染她岂能不知道对方那点小心思。 有乐村的村民几乎都是没什么文化的,虽然也知道这事情有些不地道,但是想到白洁的来历,是上面来的,这王黑子再厉害,估计也不敢怎么样吧。 目光看着王黑子那张滑稽的脸,白洁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刚刚听了那么久,她知道这王黑子就是一个无赖。 “嘿嘿嘿,早听说了你们有乐村来了一个大学生村官,想不到竟然是个女娃,还是个美女啊!” 一看到白洁,王黑子的目光顿时一亮,色眯眯地盯着,嘴上调戏着,心中却不知道起了什么心思。 “你是王黑子吧,你说这条河是你们福田村的?” 白洁皱了皱眉,冷冷问道。 王黑子一冷,随后笑道:“是啊,我说错了吗?这条河在我们福田村的地盘上,难道不是我们的?” 他没什么文化,但是一些规矩还是知道了,而且他就仗着自己的无赖别人也无可奈何。 在他想来,一个女娃娃而已,是大学生又怎么样,到了这里,是龙也得盘着。 白洁冷笑一声,声音不含一丝情绪,淡淡说道:“根据宪法第九条,矿藏、水流、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你刚刚说这是你们福田村的,难道福田村不是国家的吗?” 王黑子顿时就愣住了。 他初中就辍学了,哪里知道什么是宪法啊,更不知道白洁说的是对是错,不过白洁是大学生,想来也不会是错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