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箩莉h文

是高手又怎么了,我又不是没见过!刘子庆强压下心中的慌张,扫了一眼桌面上的两堆钱,心中顿时又有了底气。 这世道可不是光会打架就能混得开的,还要有背景和人脉。可这家伙不过是个混办公室的小白领罢了。 想到这里,刘子庆心里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冷笑道,“土包子,想不到你挺能打的,但这可是现代社会,你再能打,还能以一敌百不成?我一个电话,就能叫人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到时候你怕是插翅也难飞!” “你想以多欺少?” 叶树青不由得皱起眉头,这刘少说得倒是在理,真要来一百个人,对他来说还真有点麻烦。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他也不是神,总有打累的时候。 见叶树青稍有犹豫,刘子庆心中的得意如雨后春笋般肆意萌芽,他放肆大笑起来,“怎么样,识相点现在滚,我不和你计较,不然的话,你下半辈子就在轮椅上过吧!” 就在叶树青眉毛一扬,打算开口时。 “等等。” 冯春花突然拉了拉他的衣摆,摇了摇头。 “已经够了,感谢你之前的帮助,但这是我和我姐姐的事,我不希望你被卷进来。” 面对着咄咄逼人的刘子庆,冯春花不得不考虑让叶树青退场。 要是只有她们两个弱女子,或许刘子庆还不会用这种强硬手段,顶多过一段时间再来骚扰她们。但是现在,叶树青和刘子庆两人都要打起来了。虽然她知道叶树青能打,但也不觉得他能打得过刘子庆叫来的一大票帮手。 这显然不是冯春花拉叶树青过来的初衷。 但没想到她说完后,叶树青反而摇了摇头:“不用,就这家伙,我一只手吊打他。” 刘子庆停住了笑声,威胁似的摸出了手机,在叶树青面前晃了晃:“土包子,你聋了?我一个电话就能叫一大票人来,把你打得半身不遂,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超人?” “哦,那我让你打不出去不就好了?” 刘子庆一愣,吓了一跳。 “你……你什么意思!” 叶树青也不废话,迈开步子就朝刘子庆走了上去。他脸色唰一下就白了,退后两步,转身就要逃出店铺。 然后他的肩膀被一只铁一样的手给按住了,鹰钩般的手指深深嵌入锁骨中,一股强大的力量如电流般在他身体各处流窜,痛得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手机壳发出“咔咔咔”的碎裂声,叶树青揉废纸一样将手机揉成一团,漫不经心地丢到身后。 “这样应该安全了吧?” 见冯春花发愣半天,意识到叶树青是在问自己后拼命点了点头。 “你……你是人吗?” 刘少跌坐在地上,浑身都没了力气。他只觉得周围阴风阵阵,浑身骨头都软绵绵的。他忽然想起刚刚自己那两个小弟飞出去的一幕,原来那不是小弟无能,而是这家伙实在太变态了! 他匆匆看向门口,两个小弟立刻会意,拿出手机就要拨通老爷子的电话。 刘少松了口气,心中大定。 下一秒,他马上又变得目瞪口呆。 叶树青的身影鬼魅般出现在他两个小弟身后,抬起手,一边一个捏住两人的手腕,将他们手中的手机按在一起,压得咔咔咔地响。 屏幕被压得布满裂痕,手机壳边缘冒起一丝丝黑烟。叶树青将被紧紧压在一起的手机捏起来,丢垃圾似的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随后转身回到店内,半蹲下身,眯着眼看着刘少。 “刘少是吧,我忽然想起你刚刚好像说要把我打得半身不遂……有没有这回事,还是我记错了?” 刘子庆赶紧摇了摇头:“没有啊,我是说要叫人来把你打得半身不遂,我哪有本事打你啊。” “哦?原来是这样?”叶树青努力憋着笑,身边冯氏姐妹却是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刘子庆一愣,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 关灵芝在街口等了叶树青一段时间也不见他出来,想起赵天林的吩咐,她翻身下车,亲自钻进人群找他。 结果转了一圈下来没找到叶树青,看到一间花店门口围得水泄不通便上来看看,没想到正好看到叶树青暴打刘子庆的一幕。 “叶先生,你可真是个不消停的主啊。” 关灵芝很快穿过人群,看到了按在地上,已经被揍成猪头的刘少。 “这猪头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关灵芝皱眉,抬起头看着叶树青:“他是谁?” “哦,一个骚扰良家妇女的家伙,自称刘少。”叶树青边打边如是回答。 “刘少?”关灵芝一愣:“城东刘家的少爷,刘子庆?” 躺在地上的刘少一听,这小妞居然知道自己,激动得热泪盈眶,差点跳起来亲她两口。 在叶树青停手聆听关灵芝的解释时,他那张被打肿的脸哼哼道:“是我。小妞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快扶我起来,再让这小子跪下给我道歉?” 刘家经营着新城最大的海鲜连锁饭店和餐馆。作为海滨城市,大海文化和大海美食一直是新城的热点。所谓民以食为天,整个新城的命脉几乎都控制在刘家手中,就连当地颇有名望的几个人物对刘家那也是客客气气。 这是刘少可以毫不在乎地拍出一百万泡妞的资本,也是他的底气。整个新城谁不对刘家礼让三分?他就算在新城横着走,也没人敢管。 之前刘少也有表明过自己的身份,但叶树青哪里知道什么城东刘家,哪怕这家伙是天王老子他也要揍。 “所以我揍这家伙会出什么事么?”叶树青看着又神气起来了的刘子庆,问道。 “没事,随便揍。区区刘家,不过是赵氏集团的附属罢了。” 关灵芝听闻刘子庆之前欺负店里的两个弱女子时,不禁皱了皱眉,此时见他被揍得跟猪头一样,只觉得她都想凑上去踩两脚。 “嘎?”前一刻还得意洋洋的刘少听了关灵芝的话后,惊得目瞪口呆。他本以为,在认出自己刘家大少的身份,眼前几个人就会毕恭毕敬地给他赔礼道歉。却没想到,这小妞居然看不太上刘家? 而且还说什么赵氏集团,姓赵…… 刘少额头上的冷汗忽然落了下来,单单说起赵氏集团他可能还想不起来,但一旦联想到赵家,他再想不起来就是怪事了。 若说刘家掌握着新城的命脉,那么赵家便掌握着整个刘家以及新城的命脉。赵家的主管领域可是整片新城海域,从海产品养殖到高逼格的水生科技实验室,其战略眼光可不在区区一个新城,而是涵盖了整个岩东区。 若是没有了赵家提供的海产品作为支持,刘家的海鲜餐馆海鲜饭店统统都要倒闭。毕竟,这新城可没有第二家能提供大量海鲜的公司了。刘家平日里蛮横霸道,唯独就怕惹到赵家的人,所以行事总还不算太过嚣张跋扈。 但偏偏刘家少爷是个管不住的花花公子,平日以祸害良家妇女为乐,今天终于栽了跟头,还遇到了赵氏集团的关灵芝。可谓是一物降一物,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刘子庆终于明白,自己今天这顿打怕是自讨苦吃,没处说理了。这小子一看也是赵家的人,他可不认为自己背后的刘家会为了他,而去和赵家人说理。 “等等小兄弟,误会误会啊!我不知道您是赵家的人,我向您保证以后不再骚扰她们,绝不和您抢女人!还有,之前的冒犯多有得罪,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可好……” 事情的发展实在太过戏剧化,在场观众早已看傻,但有一点他们看明白了:这强抢民女的富二代屈服了,于是在刘少带着两个小弟,夹着尾巴离开现场后,无数围观群众纷纷拍手叫好,向叶树青和刚刚赶到的关灵芝竖起大拇指。 冯秋月这时走上来作身向叶树青行了一礼:“谢谢小兄弟帮忙解围,我有一壶自家采的龙涎茶叶,还请赏脸坐下来小饮几口。” 叶树青自然不会拒绝。 在冯秋月端茶走出来时,淡淡的茶香弥漫开来,嗅了嗅,叶树青脸色很快凝重起来。 “这茶,当真能给我喝上几口?” “全部喝光也没问题。”冯秋月说。 叶树青不再客气,唇齿抵在茶杯边缘,慢慢让金黄的茶水流入喉中。清香却不发涩,爽口却不留味。一杯下肚,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几分。 光是这杯茶,让他出手十次也值得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