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污污污表情包

“有这个兄弟,不错。”楚云颇为欣慰,龙鸣是整个学院唯一看得上楚云的一个人,或许是因为两人曾经天赋一样,都是处于学院底层,这次回来,楚云也是为了见他,然楚云也不会强出头了。 “不用,你坐下!”楚云看着死肥婆,面色平淡,“我给你三次出题机会。” “我们没有看错吧?这个不是那个性格懦弱,实力废物的家伙吧,不会回去之后真的变成白痴了吧?还敢招惹死肥婆。”一群人鄙夷无比,他们也是废物,然而却更喜欢看废物出丑,他们以嘲讽楚云为乐趣。 给我三次机会出题?死肥婆心中冷笑,她可是知道楚云这个废物,可是根本没有接触过什么炼丹,是普通班之中成绩最废物的。 “回答我,这是什么材料?”死肥婆大手一挥,一株通体血红的龙须状物体出现。 “哈哈,这小子肯定不知道,这株材料是这几天才介绍的,楚云都没来上课,怎么可能知道。”教室里,众人嘲讽的看着楚云。 “龙牙草,虽然比较少见,但也只是低级材料,是炼制血龙丹的主材料,吞噬之后,增强肉身气血。”楚云神色淡然,敢在他面前秀这些低阶药材,还真是搞笑,楚云能够成为炼丹至尊,自然说明他掌握世界无数药材名称 众人瞠目结舌,这怎么可能?…就算楚云巧合的知道龙牙草,怎么连功效什么都一清二楚?他们甚至有人都不记得这个功效楚云这样一个废物怎么可能? “算你运气好,第二题,回答我,我手里这枚丹药,一共有多少材料炼制而成,准确说出五样以上,算你对。”死肥婆不甘心,继续喝问,手心出现一枚淡绿色药丸。 运气好?楚云冷笑,这都是他前世积攒的经验,何来运气之说。 “这是元气丹,一品丹药,一共九大材料炼制而成,魂灵草,雪炎枝……” 岂止说出五样,楚云一口气爆出九大材料,一群弟子全部听傻了,许多材料他们听都没听说过,甚至怀疑楚云是不是胡说一通。 死肥婆的脸色彻底凝固住了,呆呆的盯着楚云,可怕,太可怕,九大材料,竟一个不差,而且楚云只是看一眼啊,正常分辨丹药材质,是要碾成粉末感应能量的,他居然没有,只淡淡看一眼全对,连她都不可如此容易就掌握这个。 “不可能,你告诉我,怎样引火?。”死肥婆已经丧失理智了,不把楚云问倒,她不甘心。 然而他这个问题很明显就是刁难,因为想要引火,便是必须要达到圣师境界,才能够催发体内的灵气操作火焰。 这世间火焰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体内自然凝练灵气催发而出的火焰,也就是灵火,一种则是天地自然孕育出的火焰,名为异火,而天下一共有异火榜数百种异火,而这异火不仅可以炼丹,而且还可以杀人。 而灵火可不是普通人都能够催发的,只有圣师,而且是具有炼丹天赋,在炼丹师的静心指导之下,才会掌握的。 死肥婆确信自己没有交给他们这样一群废物这些知识,因为他们不可能掌握,这一题,楚云一定不知道。 然而楚云却脸色平淡带着一丝嘲讽的看着他,他右手之中这一刻突然嗤啦一声燃烧起来火焰,这便是灵火。“你说的,是这个灵火吗?” 嘶…… 死肥婆直接倒吸口冷气,涂满俗粉的脸庞狠狠抽搐了下,差点一屁股惊坐在地上。 这是灵火,楚云,他是怎么掌握的? 炼丹之所以困难,便是因为其对火焰的控制,炼丹首先必须要学会引火,只有达到圣师才有一丝机会在炼丹师指导下完成,而且失败率惊人。 然而楚云却是如此轻松容易就掌握了这灵火?甚至面色不变? 不可能,在这武者学院,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准,也只有天才班不足数人,而楚云乃是普通班有名的废物,甚至都不是圣师,他怎么可能凝练成功? 整个教室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中,旋即便是沸腾了起来,一道道炽热目光落在楚云手上,那是炼丹所用的灵火,全班还没人接触到那一步,楚云竟然已经掌握在手了,他到底怎么办到的? 一道道惊疑之声传遍课堂,让死肥婆的身躯都是颤抖了起来。 “不可能,你修为决不会达到圣师,以你修为也无法掌握灵火。”死肥婆依然不相信,怀疑有诈。 “只要将灵气之力掌握的炉火纯青,无需达到圣师,提前便可以凝练出灵火,所谓的门槛,只是你们这些愚人自己认知的罢了。”楚云淡然说道,好似一柄大锤,直接敲碎了死肥婆的认知,将他数十年总结的炼丹知识,轰灭的一干二净。 “不…不可能,一定是你这臭小子,不知从哪学的旁门左道!”死肥婆不甘心自己数十年炼丹经验,竟被一个毛头小子摧毁,更不想让自己堂堂一个老师丢了面子,不然以后还怎么混。 楚云懒得理她,一个进入更年期的妖女人,若非勾搭上学院一位长老,凭她这炼丹知识怎么有资格教导大家。 “龙鸣,这炼丹老师知识,以后不用来学了,我可以教你,如果你愿意,可以和我走,无需在这受气。”楚云朝龙鸣看去,他知道龙鸣,虽然天赋不足,但是为人坚毅,但是在这武者学院根本学不了什么,只会被人欺负,但是楚云却是可以教他,甚至可以把他带到武者巅峰,毕竟有时候强者可不仅仅是靠天赋,有时候一颗坚毅的心很重要。 此时的龙鸣简直对楚云刮目相看,一脸崇拜之色,曾经的楚云,还需要他来帮助,但今天楚云的表现简直逆天了。 “这课我早就不想上了,我和你走!”龙鸣果断说道,他早就看这这个死肥婆不瞬眼,没有多少炼丹水平,只会仗着自己炼丹师身份耀武扬威。 “谁让你们离开?这里乃是我的课堂,你们敢离开?”死肥婆感觉自己的脸被楚云给狠狠地打了,她当然不可能放楚云离开,不然那岂不是很丢脸。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