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婿韩三千免费

我记得那天的时间是2017年的6月12日,天还是灰蒙蒙的,距离下雨已经不远。 刚送完因为喝酒太多而醉倒的大明回家之后,我怀揣着他给我的信十分不情愿地等在蒙城花苑五期入口的必经之处。这封信是大明的情书,他胆小且古朴,只敢选择最古老的鸿雁传书。 我叫胡车一,同学给我个外号名叫胡扯,与我扯淡最投缘的人,叫陆放,小名叫“大明”,这听着绕口的小名经常被我吐槽。 整个初中高中六年生涯里,我的扯淡小团体最多的时候有六个人,除了陆放,其他几个人名字叫陈敖、胡辉、纳兰如絮,还有一个就是与我同住在蒙城花苑的郑雯。 只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何大家都渐渐沉默了起来,变得不再怎么说话。也许是因为高考,我弄不懂缘由,也许是因为郑雯,我这么猜测着。 等待的过程里,我抽掉半包烟,并且变得烦躁不已,因为我已经连着好几天都没有睡觉。 高考结束的当晚,我和大明兴奋地冲回教室,把堆成小山一样的参考资料和试卷全部撕得粉碎,再从四楼教室狠狠丢下,发泄对黑色高三憋了许久的怒意。 肆无忌惮的我们后来甚至没有回家,连着在网吧通宵到了12号凌晨,最后又竟鬼使神差地在大晚上回到了蒙城一中,踢开了自己班的教室,解开裤腰带后朝着里头撒了一泡尿。 临走时还不忘唾了几口春夏当季,少见的劲道浓痰,这口恶气才算是到了尽头。 后来出了校园,我们在一家通宵营业的烧烤摊上喝到了天亮。大明跟我倒了他高中三年的苦水,他喜欢郑雯。 我有些惊讶,大明这傻蛋在背后默默付出的行为,到天亮前的那段时间里,我仿佛是看了场电影,一部现实版本的《恋恋笔记本》。 就在我情绪上头准备跟他大骂郑雯的薄情寡义时,他醉倒了。 爱情不是只有女人才会用来歇斯底里的专利,男人要是爱上一个女人,同样可怕,如同大明这孙子,在我看来他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到底,郑雯这女的哪里好了? 我又拿出一根烟,同时回忆了那个我不太喜欢,在我眼里除了漂亮一无是处的姑娘。 虽然她和我同住在蒙城花苑五期小区,也是我们六个人里与我认识最早的,但那不是我会喜欢她的理由。再往前推一段时间,我来蒙城一中念高中的头一天,撞见了郑雯跟一个越南非主流爆炸头发型的家伙去开房。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说,外面挂着那么醒目的广告词语,譬如: 40/小时 ,60/三个钟,120包个下午之类的,就在我回家的路上。 以我丰富的知识见闻,我根本连进都不用进去,就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的。 老胡家以保守为家传美德,这品质到了我这里一点都不敢落下,所以我打心底地里排斥她。 烟还没点上,不经意间掉了下来,在我弯腰捡烟的这会儿,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喂!你……”郑雯出现在我面前,轻咬着嘴唇低头靠近我,“在这里干嘛?该不会……是在等我吧?!” 郑雯一身蓝色碎花小裙,从头到脚身上所有的装扮都是一个色系,看着舒服且靓眼,尤其前额蓝色发带上别着的一朵精致黄色小花,褪去校服后,这打扮竟让我觉得她俏皮活泼。 她的确漂亮……可这不是我该关注的重点……我连忙在心里否定了郑雯好看的想法。 “那什么……正好!”虽然我觉得她脏,可说话时我仍然偷偷瞟了眼郑雯挺拔的花裙上围,“有!不过你别想多!不是我!大明给你的!” 我草!信呢?信…… 信你老MU的丢了……我暗骂自己傻逼,正努力回想可能被丢在哪个地方。 “今天既然碰上了!”郑雯一把拉过我,朝着胡同外跑去,“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拉什么拉?”在跟着郑雯跑了几条街巷之后,我实在忍不住,就将她拽停,“你要干嘛?就直说啊!赶紧!我还等着回家看书呢!” “你就骗人,就你还看什么书!”郑雯不信,再一句话差点没把我气死。 “你屁股上有几颗痣我都知道,还跟我装什么好好学生呢!” “我草!你特么的瞎说什么JB玩意呢!说的像我妈似的!”我当时便怒得不行,郑雯并不是我妈,她这话的意思,仿佛是我已经与她滚过了床单,而她十分恶趣味地趁我中途休息时,翻看了我屁股上有几颗痣。 这TM就很尴尬了,我之所以暴怒,还因为我屁股上……的确有几颗痣。 “神经……”我没好气地丢下一句,转身就走,既然信不见了,那我还得回去找找。 “喂!~那你可别后悔!是关于纳兰茹絮的!”郑雯这一句话,让我收住了脚步。 “纳兰?什么事?”一提到纳兰茹絮,我就有些触动,急忙追问她。 “跟上就知道了……”郑雯咬了咬嘴唇,这次她没拉我,而是卖了个关子。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