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老师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洁白的纱幔在风飘动着,那教堂前还站着一个穿着婚纱的新娘。她看到颜小米的时候眼中充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阿铭。”宋佩妮叫了一声,然而赵一铭直径将她推开,当着众人的面将颜小米带进了原本是他和宋佩妮举行婚礼的教堂里,“阿铭,你要做什么。” “还记得这里是哪里吗?”不理会门口的喧嚣,赵一铭一把将颜小米给丢在地上,那漆黑的眸子里盛满了讥讽的笑。 颜小米缩紧了手,她怎么会不记得。 这里是他们三年前要结婚的地方,那日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穿着他专门定制的婚纱,带着最闪耀的戒指,站在这最神圣的地方。 等着他,等着和她相爱七年的新郎赵一铭进门。 然而等来的却是满脸戾气的赵一铭,还有抬着惨不忍睹已经被烧焦了的赵汐儿的尸体。 闭上眼直到现在她还记得在赵汐儿死前的那一晚的模样,明明前一刻还是那么嚣张的一个人,竟然变得那么的血肉模糊没了生气。 直到现在她死前的一幕幕还刻在她脑海里。 新婚前夜,她在这彩排却被人叫上了车,那车上是穿着靓丽服装的赵汐儿,她坐在驾驶座上带着墨绿色的墨镜一看到她就充满了怒火。 “颜小米,你真不要脸。” 颜小米才坐下,赵汐儿就恨恨的骂了一声。其实颜小米和赵汐儿根本就没有太多接触,她上的是最高档的贵族学校,去的也是大品牌大公司。如果说她是宝石,那颜小米就是那微不足道的砂砾。 “颜小米,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骗的我哥?我哥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穷酸女。你跟佩妮姐比起来根本就毫无可比性。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算哪根葱竟然从中作梗?” 颜小米微微抿唇沉声道:“爱情不是用金钱就可以衡量的。” 她是穷,但是她穷的有志向,她不偷不抢一直在努力着。她也明白和赵一铭结婚意味着什么,可是不管再难听的话,她也早就下定决心要和他在一起。 “哦,我明白了。”赵汐儿冷笑着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叠支票刷刷刷的就在上面写下了一堆数字后啪的一声丢在了她身上,“这些钱够你一辈子了,做人要识时务一点。你不就是为了钱吗,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嫁给我哥!” 颜小米收紧手,细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那张小脸上带着最后的倔强,“我不要你的钱。” “不要我的?不就是想要我哥的吗,颜小米你怎么就这么贱。明明佩妮姐都快和哥哥订婚了,你算什么竟然敢半路杀进来。”赵汐盯上了颜小米手上的戒指更是气愤的一把抓过来,扔了, “我劝你最好死心,只要我赵汐还活着的一天,你就休想嫁给我哥。这么想嫁给我哥是吗,可以啊,有本事你踏过我的尸体让我哥娶你啊。” 有本事你踏过我的尸体让我哥娶你啊。 这句话成了颜小米的梦魇,只要一闭上眼,一看到洁白的纱幔,她就总是想起赵汐儿死前那一晚那嚣张的话语。她的话成真了,她是死了,可是她哥并没有娶她。而是恨不得拆了她的皮饮了她的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