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了高贵的美熟妇局长妻欲迷情

这时,小宝突然发觉三双眼睛正盯着自己!而且奔哥弯着腰伸出手向地下抓去!小宝沿着奔哥手臂往下看!“哎呀妈……”看着地上碎成两半的伏魔镜小宝大叫道!怀里的晶被小宝吓了一大跳!说道“哥!他们是谁?”“他们是来救你的……”小宝话还没说完,奔哥举起拳头朝小宝砸来大吼到“你她女马的!都是你!看我怎么揍你……”这时,突然一个身影闪到小宝的身前。冷冷的说“大师兄!别冲动!师傅说了,要我们保护好小师弟的安全” “谢谢三师姐!”小宝开心的叫到!现在不认这么n牛逼师兄师姐,什么时候认,虽然还没有正式入门,喊一声师兄师姐就有安全保障,何乐而不为呢!  “好了,还不给我们介绍介绍这个美女!”浩然望着晶说道。“额……这个是我妹妹,晶”小宝朝浩然三人介绍到。“你好你好!”奔哥立马收起愤怒的神情,换上一副花痴样,屁颠屁颠的张开手臂朝晶跑来!眼睛瞬间变成一个桃心,嘴角的口水飘了一地。这时,浩然一巴掌拍在奔哥的后脑上……奔哥一个趔趋,差点撞上病床的栏杆,晶捂嘴偷笑,病态的脸庞挂着未干的泪痕,嘴角微微翘起,身体阵阵抽搐,显然是快憋到内伤……现在小宝才开始打量起晶,头发披肩,粉色的风衣将身体包的严严实实,曼妙的身材更加被凸显。 “晶,你好,我叫李浩然,你可以叫我浩然。这个色迷迷的家伙是我大师兄叫奔哥,还有这位是我的师妹晨儿!”浩然指着奔哥和晨儿说道。“你们好!”晶微微点头说道。“你好”晨儿露出一抹微笑点头道。“嘿嘿!美女,需要我扶你吗?你现在很虚弱!最好是我抱你吧……”奔哥色迷迷的打量着晶。“哼~”晨儿冷哼一声,“衣冠!”小宝三人异口同声说道。 不料,奔哥马上收起笑容,严肃道“不过不要紧,你不是还有你那个猥琐的哥哥么!我就纳闷了!你这么文静的美女怎么有一个这么猥琐的哥哥呢!不知道你妈是怎么生的……”“谁说我们是亲兄妹!”小宝极其厌恶的瞪了奔哥一眼。“啊……”浩然三人同时惊呼道。 “她是我堂哥的表妹!是在我表哥家认识的!”小宝解释道,“关系还真复杂……”浩然不满的嘀咕着。“这样啊!那不就是说美女已经有主了!可惜了……不过不要紧,奔哥我能攻能受,可男可女,最主要就是奔哥我可以当小三哦~”奔哥谄媚的朝晶说道。晶顿时羞红了脸,“贱……”小宝三人异口同声的骂到。“好了!还有一个人没救呢!”火星指着躺在地上的医生说道。“小宝,撒泡尿就可以了”奔哥淫笑的朝我说到。显然,某人是想要我们纯情小男生小宝丢脸呢!小宝狠狠的瞪了奔哥一眼。“好了好了!别闹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宝宝你把血滴在他印堂就好了”晨儿不满道。 说着,小宝抬起因为怕晶担心藏在背后的手,走向倒在地上的医生。地上的医生脸色发白,没有一点动静,像刚从太平间抬出的尸体,小宝将食指放在医生印堂处,瞬间,医生脸色开始转红慢慢的睁开眼睛“真是怪了,我还重来没有遇见着种事呢!”这是医生醒后的第一句话!“啊!是奔少啊!谢谢你呀!没有你我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医生激动的看着陈奔说道。显然,这医生大概了解我们奔哥的身份,也没有追问这到底是什么事,倒是晶,看见小宝那只血淋淋的手,心里一阵抽搐,便问道“哥!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有我为什么会这样?我知道你们知道原因,不要隐瞒我好吗?哥!”说着说着晶便开始不停的流泪。 小宝经不住晶的泪水攻击便将整个事件告诉了晶。“那你们现在是要去对付它吗?”晶担心的望着小宝说道。“对!”“危险吗?”晶又追问到。“本来以为会很简单,但单单是你体内的煞气就让我们措手不及,这件事,非常棘手……”奔哥严肃的说道。“那我要陪你去!”晶坚定的说道。“不行!”三道冷酷的声音想起。 “为什么?”晶激动的说道,“我不让你去送死,要死我们要一起死!哥,让我陪你一起死吧!”“谁说那小子会死!”浩然说道,“我看他面相虽然有劫难,但也只是有惊无险,更何况他还有祖师爷赐的金身呢!你就乖乖的呆在这吧!你去了反倒让我们分心!”浩然说道最后耐人寻味的看了奔哥一眼。“好,我可以呆在这儿哪也不去,但是,哥!你一地要来接我”晶看着小宝的眼睛说道。“好!我答应你。”小宝松了口气说道。“好了,我会在医务室外面布置一个阵法,你们呆在里面不要出来,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记住,千万不要出来。”晨儿严厉的说道。“好!你们快去吧!还有好多学生被困在教室,我会看好她的。”一旁的医生说道。 “嗯……走!”奔哥率先跑出医务室。 “小宝快点!我要布置阵法了!”晨儿大喝道。 小宝迅速跑出医务室,依依不舍回头看了晶一眼,看见晶嘴角微微翘起,小宝的心顿时踏实了不少…… 待到小宝几人离开医务室,晨儿立即盘膝坐于医务室门口,左手抬起右手,右手捏着指决,嘴里念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终,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随着口诀的颂出,小宝明显的感受到空气渐渐的好转,而且温度也慢慢的升起来……“师妹的元气越来越精纯了!看来我也要加油了!”浩然看着医务室周围半透明的薄膜感叹到。“对呀!再不努力就要被这丫头甩远了!”奔哥点头道,“光看小师妹的放气(释放元气)的速度就不是你我所能比拟的,在加上那元气的浓度,啧啧……”奔哥摇头感叹道。“你们说什么啊!什么元气?在哪啊!我怎么看不到……”小宝好奇的东张西望,根本没有来时的焦急。“等你走过收徒仪式你自然会知道……”浩然微笑道。 “疾”一阵短喝打断我们的谈话。这时,晨儿右手指决指着刚刚放在医务室大门上的一面普通铜镜,小宝突然看到铜镜一阵金光,发现整个医务室都笼罩着一层薄膜!“小师妹居然让元气凝实了!”奔哥惊讶到。这时,晨儿走过来,脸上布满了疲倦,由于汗水,头发已经贴在额头上。“呼……呼……”晨儿喘着粗气,“先调息一下吧!等下还需要你帮忙呢!”奔哥关心的说道。“嗯!”说着,晨儿又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开始调息起来…… “这几师兄妹真有意思,师兄不像师兄,师弟不像师弟,没有那迂腐的礼节,看来加入他们是不错的决定呢……” 小宝心里偷偷想着,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微笑,是那么的贱……那么的猥琐……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