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老公太凶猛夏筱筱邵湛平小说全文

陈亮和程英轻轻推门而进,一条青石小径直通里间,小径的两侧则是郁郁葱葱的绿植蔬菜。 夜很静,微风吹过植被发出簌簌的响声显得更加幽静安宁。 沿着小道走进里间,陈亮手指叩门轻喊道:“洛哥!洛哥!” “进!” 随着一句柔声传来,二人相视一笑走了进去。 在别人面前飞扬跋扈的两人此刻如同小学生一般,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一位青年身旁。就这样安静看着他在电脑旁打着字丝毫不敢打扰。 十分钟以后,青年关掉贴吧论坛合上电脑轻轻呼了一口气,这才起身看向身旁的两人。 他穿着一身运动服,脚踏运动鞋,普通的衣服却被他修长的身材显得格外美观。这身材活脱脱一副衣服架子。 长长的刘海遮住额头,脸色红润,一双狭长深邃的眸子再加上一张玲珑剔透的精致小嘴。 此刻他面露微笑,这一笑比得上倾国倾城的美人! 两人如释重负,齐声喊了一声:“洛哥!” “面包不好卖了?”青年笑着问道。 两人重重的点头。 青年手中把玩着两个核桃,白皙修长的手指上下起伏,两件玩物在他手中如同活物一般不停的转动。眼看着要碰到一起却永远碰不到。 这两个核桃亮里透红,红中透明,不是玛瑙却胜似玛瑙。很显然经过长期的把玩才能玩出这样的效果。 “之前跟你们说过,这生意也就两个月的光景。这两月你们赚得也不少了,差不多了!” 陈亮似乎心有不甘,眉头轻轻皱起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却怎么也不敢开口。对于眼前这位他们是深深的忌惮。 他叫凌洛,八年前曾经风光无限,是这个小镇中走出的最好大学生,考上了全国著名的唐城大学。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孩子会有一个美好的前途时,却在四年前毕业之际发生一起车祸,险些丧命。 他虽未死,他的母亲却心脏病发作,在凌洛出院的那一天终于坚持不住离开人世。 以后跟着爷爷生活,似乎被生活刺激到,自此大门不出二门不入,基本不与外人来往。 三年前,爷爷去世,留给了他一间院子还有两个核桃。 谁都不知道这三年之中他是如何度过的,很少人能见到他。直到半年前的一天出现在陈亮的面前,那一天他说要跟他单挑。 陈亮清晰的记得当时的场景,本以为他是自取其辱,但没想到在他的手上没有招架住五分钟就被打倒。 不服再战,三分钟不到被打倒。再战,再败!那天以后彻底服了眼前这个英俊无比的青年。 程英跟他的经历差不多,也是受到了挑战,结局也是一摸一样。 这两场战斗都发生在无人处,所以别人并不知道,这一代里凌洛才是真正的领军人,因为他轻易的战胜了两位候选人。 两人后来讨论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凌洛的爷爷可是真正的凌氏太极拳的继承人,这件事情县志里都有交代。 可是之前凌洛的母亲不让他习武,难道只是这几年……想到这里两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真是太恐怖的事情了。 程英从兜里掏出一沓钱说道:“洛哥,我们听你的。这是一万块钱,实不相瞒这两月我们共计赚了三万,你别嫌少!”说着把钱放到电脑桌上。 凌洛叹了口气说道:“不是不帮你们,只是这些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可以运作的空间不大而且得不偿失。以后有机会,会带你们赚钱的!” 闻听此言,两人眼睛一亮。对于凌洛的话他们深信不疑,对于这个人深深的崇拜。 两人至今还记得他找上门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想不想赚钱?” 然后就是一系列的行动,所有的事情全部是二人在演戏。他们是演员,而凌洛是导演。 结果,两个月赚了三万,这种小本经营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我要走了!”凌洛突然说道。 “去哪?”二人齐声问道,很是不解。此时的凌洛是他们的偶像,不但能打还会赚钱,这样文武双全的人才是人物,仿佛跟着他才能看见未曾看过的光景。现在看来他们之间以前的斗争真的太小儿科上不了台面。 凌洛扬起头望向窗外,一阵风吹来,拂过他的额头,带起那捋刘海。而额头上赫然出现了一道伤疤,狭长而深刻,异常的醒目。 虽然经过几场仗,但两人没有注意过他额头的伤疤。凌落透过窗子望向远方,眼神深不见底,神情若有所思。 “有些帐我得去讨讨!”凌洛沉声说道。 “我也去!” “我也去!” 陈亮和程英之前一直是对手,但属于良性竞争。这种竞争是被长辈们认可的。弱肉强食,有竞争才会有进步。 他们没有上过什么学,但自小长辈就告诉他们一句话“义字当头!”好不容易遇见一个真心佩服的人,而且看这情况这个偶像还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 不管前方是刀山还是火海,只想跟着他往前冲。是刀山,也要迎刃而上,是火海,也要踏火前行。 凌洛轻轻笑了笑,转头拍了拍二人肩膀说道:“现在用不上你们帮忙,但总有一天我会需要你们的。到时候放下所有事情去找我!” 凌洛一挥手,不容二人再说便下了逐客令。两人知道他的脾气依依不舍的离去。 夜幕中没有月光,星光璀璨,似一幅画罩着整个夜空。 凌洛半蹲而立,深呼吸三次缓缓打起了太极拳。 起势如山,安静沉稳。随着招式展开,徐徐而急,动势如虹携风带雨。只觉得周围草木皆兵,风声鹤唳。收势如水,缓缓流之。由静到动再至静,一套凌氏太极收尾。 多少个日子里,凌洛就是这样孤单的打着以前最为不屑的武术。 不为逞勇斗狠,只为强身健体自保安全。 打完以后,凌洛面不红心跳不急,脸色如常。 他仰起头坚毅的眼神望向北方,星光依旧,故人是否安好?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