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乱老妇女视频

一脸苦逼的邢傲飞走在大街上,内心焦急无比,父母已经第四次给自己打电话了。平均每隔半个小时就会询问自己到哪儿了,自己不得不撒谎说正在和同学喝酒吃饭。 在父母不断的唠叨声中,邢傲飞不得不慢慢缩短自己和家的距离,看看手表,已经零点了,看来自己的小命就要在七个小时后重新回到地府的怀抱。按照系统的说法,对于此次邢傲飞的死,地府是不负任何责任的,当他同意植入系统的时候,就已经算是和地府签订了协议,生死由系统了。 早知如此,就只要求重生了,果然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可好,以为坑了地府,没想到占便宜得来的系统成了自己的催命符。 哀伤莫大于心死,邢傲飞有气无力在做着最后的挣扎,附近的道路几乎都寻了个遍,肯定没有哪个人会半夜三更,在大郊外突发病情,等待自己救治。 不断呼叫着小萝莉,她却一直没有回应,拍手也根本无用,看来他们都已经宣布了自己的死期。 等待死亡是恐怖的事情,想到自己只剩下七个小时的时间,不由得有些悲哀,自己的一生,不管是上辈子的三十多年还是这辈子的二十四小时,都是过得一文不值,哎,算了还是回到家中好好陪陪父母,过完最后的时光吧。 想到这里,邢傲飞便不再墨迹,附近有回村庄的小路,这就回去好好和父母聊聊,度过自己剩下的时间。 他穿越荒凉的小树林,向家奔跑。这里是荒无人烟的小径,周围是一座座小小的坟包,村里的祖坟都在这附近,在夜晚如同参差的狗牙,有时候路过还会见到莹莹的鬼火。 反正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他可不怕什么,直接跑过一座座坟包,墓碑上人仿佛凝视着他的奔跑。前方隐隐有片光亮,邢傲飞很是疑惑,这里怎么会有亮光,这个时间段还有人,不怕撞鬼么。 跑到亮光处,发现是一辆启动着的白色越野车,看看牌子,哟呵......好车啊,牧马人,一看就是仿佛充满了男人的荷尔蒙,彪悍霸气的车,直接散发着男性的激素。 车虽然启动着,车里却没有人,车门也是敞开着,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前方小路旁的丛林中忽然传来女子的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啊......” 邢傲飞一听,不由得大怒,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呃是月黑风高杀人夜.......说起来还令人有些毛骨悚然。但反正自己就剩下七个小时时间,好死不死去看看,说不得能够英雄救美。 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朝求救的声音来源跑去,路边的草丛有些已经被鞋印压得东倒西歪,有的小树下落着满满的树叶,一看就是人在追逐挣扎时撞落的。 邢傲飞顺着压痕朝前跑,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朝旁边一看,只见一个男人满身血污的躺在一旁,自己刚才就是被他伸出的腿绊倒的。邢傲飞探手去摸他的主动脉,还好有跳动,看看头上磕破了一块皮,不是特别严重,拍拍他的脸,没有反应,细看去,那人的左脚呈不正常的扭曲状。 邢傲飞重生前也是有急救经验的,发现头上伤口问题不大,但是左脚的骨折已经严重阻碍他的血液循环,整条大腿被血液憋的青紫一片,邢傲飞摸了摸他的脚踝和小腿的扭曲处,尝试着轻微移动脚踝,听到了细细的摩擦音,心中有数,应该是腓骨远端的骨折。 邢傲飞左手抓住他的骨折近心端,右手抓住骨折远心端,一使劲,向外牵拉,一个顺时针的扭转,那人惨叫一声再次晕倒。 邢傲飞将骨头连接上,从那人身上的衣服撕下一条,并在旁边找了两根还算结实的树枝,用布将他的骨折处固定起来。动作一气呵成,用了不到三分钟。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邢傲飞接着向前跑去,在路上陆续发现了两三个男子,不是胳膊脱臼满地打滚,就是腿骨骨折疼得直哼唧。邢傲飞用重生前的手法一一快速救治,心中还挂念着求救的女生,便快便治完第三个人,起身准备寻找那名女生。 哪知刚起身,便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东西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吓了他一跳,还以为是遇到了鬼。 旁边刚接上胳膊的光头男一看到那个披头散发的东西,不由得双手并用向后退,满脸说不出的惊惧:“啊啊......你别过来,别过来。” 光头男看到站在旁边刚刚救自己邢傲飞,连忙抱着邢傲飞的腿,大叫:“英雄英雄,救我啊,救我啊。” 那披头散发的东西看了看求救的光头男子,再次转过眼神盯着还在担惊受怕的邢傲飞,怒声道:“你们是一伙儿的?”那声音竟是个女生,跟刚才求救的声音很是相似。 邢傲飞以为遇到了勾魂的女鬼,两股战战,几欲先走,但奈何那彪形大汉如同小孩子般抱着他的腿痛哭流涕,令他动弹不得。 “啊......你是人是鬼啊。”邢傲飞壮着胆子问道。 “她是鬼啊,她是鬼啊......呜呜......”壮汉哭道。 那东西骂道:“你丫才是鬼呢,好家伙,原来还有同伙,你休走!” 原来不是鬼,邢傲飞刚放下心来,却看到那女生朝他快速奔来。那女生一个垫步拧腰,修长的腿一个回旋踢正中邢傲飞的脖颈,他一个一百四十多斤的汉子生生被那纤细修长的腿旋转着踢出去两米多远,要不是被树丛挡着,说不得还会再远一些。 邢傲飞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抬起头眼前逐渐模糊,朦朦胧胧看到那女生离他越来越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悠悠从黑暗中醒来,脖子是无比疼痛,扶着脖子,感觉就像快被踢断了一般不受使唤。 邢傲飞疼的直哼唧,他用胳膊将自己上半身慢慢撑起,脖子已经只能朝一个方向了,显然是伤着了肌肉和韧带,估计想要恢复,就需要个一两周。 缓缓睁开眼,看看周围的环境,呃......三个汉子正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一个个肌肉丰厚,面目可憎,此刻却泪眼朦胧,实在是令人感到恶心。 邢傲飞朝旁边挪了挪,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地上躺着,脖子不太灵巧,只能借着转身,用双眼观察周遭的情况。 这里似乎是个监狱,铁栏杆竖立着,将这里围成一个三十平左右的空间,里面靠墙是石头的座椅,旁边有个简单的单间,应该是厕所之类的地方,一阵阵恶臭正从里面飘出。监狱里面人不多,加上自己也就五六个人。 三个彪形大汉一直随着邢傲飞的动作而动着脑袋,眼中盈满了泪水,一个光头忽然冲他跪下:“大哥啊,你可算是醒了,没有你我们就活不了啊......” 邢傲飞一阵呆愣,救了他们,等等,这个光头看着怎么那么熟悉。忽然想起,他就是那个在树林中一直抱着自己大腿,让自己救命的大汉。另外两个大汉也跪了下来大喊大哥、感谢之类的话。 邢傲飞捶捶自己的脖子,看到他们三人身上的确是自己的作品,便放下心询问道:“这里是哪儿啊?还有你为什么叫我大哥?” 光头应该是他们的头儿,他回答:“这里是郑城中央警察总局,叫您大哥是因为没有您我们不可能活下来啊。” “啥......为什么我会在警察局?现在几点了,我晕了多久?”邢傲飞连珠炮似的连续问了多个问题。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先回答哪个问题。 “就是他们,杨叔叔,就是他们想要那个我!”监狱外传来熟悉的女声。 三名大汉慌忙爬到角落瑟瑟发抖,邢傲飞捂着自己的脖子朝铁栏杆外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皮裤,蹬着一双黑色长靴的美女正咬牙切齿地盯着自己。 她长长的头发染成了暗红色,不仔细看,看不出色差,头发绑成了一个干练的马尾,在她的脑后,随着身体的动作来回的摆动。略显粗重的眉毛,眼睛不大不小,眼胚却是圆圆黑黑的,很是有神,鹅蛋似的脸,有着不太挺拔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抿着,露出一丝傲慢的气息。 她的身材姣好,虽然不是夸张的前凸后翘,却很是迷人。有点像斯嘉丽·约翰逊扮演的黑寡妇的感觉,透露出一种危险而神秘的气息。 他指着邢傲飞和三个大汉道:“就是他们几个想要拦截并那个我。” 穿着警服的杨叔叔显然有些郁闷:“好的,诗婧,这件事就交给叔叔处理。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他们劫持你,他们身上的伤......” 叫做诗婧的女孩愤声道:“我开着我的车,走在路上,找不到回程的路,便听着GPS绕进了一条小路,那个光头......” 她指了指带头的光头道,“他躺在小路中间非说是我的车撞了他,我就下车和他理论,哪知道从旁边的树林窜出来另外两个同伙,三个人架着我就往树林里钻,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什么到嘴的肥肉之类的话。我就喊救命了,他们想要捂我的嘴,我忽然想起来我会擒拿啊,于是他们就不中用地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了。” 话毕她冷笑一声:“这几个家伙也不好好练练武吧超,就敢出来劫道还想顺便劫色,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还不是被老娘几下子撂翻在地,哼。” 姓杨的警察眼中闪过一丝无奈,额头上似乎还有汗水滴落,他又指了指邢傲飞:“那这个小子是怎么回事?” 诗婧翻了个白眼,冷笑道:“同伙呗,我把他们三个干掉后,想要找找周围有没有同伙。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小子在给他们三个包扎,于是就踢晕了他。也是个不中用的东西,还不中看。” 邢傲飞抬手,要求回答,看到杨姓警察点了点头,才道:“警察叔叔我是冤枉的,我在回家的路上听到一声女子的尖叫,我本是想英雄救美的,便顺着声音和压倒的草坪跟踪而去。发现他们三个倒落在地还满身伤痕,试想一个正常人都会觉得他们三个是受害者,于是我就帮他们包扎了。” 杨姓警察看看三人身上的包扎,笑了笑:“这都是你小子包扎的?”看到邢傲飞点点头,“你小子手艺不错啊,局里的医生都说你包扎的很专业,看你年龄不大,应该不到十八岁吧。” 邢傲飞得意道:“那是,我的手艺没的说。我今年十六,刚报完志愿。要不是这位大姐把我一脚踢晕了,说不定我现在正在家里等待入学通知呢。”他故意将诗婧叫成大姐,就是看不惯她那一副瞧不起人的样。 叫诗婧的女生听到了,脸气得通红,一脚踢倒栏杆上,铁质栏杆晃了三晃,吓得邢傲飞连忙退后两步:“你丫才大姐呢,我才15岁。” 邢傲飞撇着嘴摇头道:“大姐,会吹牛不?15岁你开车啊?我十六岁还开航母呢,知道我十五岁的时候干嘛么?告诉你,疯牛病就是我干的。” 诗婧气的哇哇大叫,非要杨姓警察打开狱门。她要进去和邢傲飞拼个你死我活。 杨姓警官好悬没乐出来,心说这老司令的孙女今天算是棋逢对手了,估计小姑娘这十几年没被这么气过。他是相信邢傲飞的话的,市里面喜欢小打小闹小偷小摸的惯犯,局里都有记录,一看邢傲飞那高中生木讷样,就知道他说的不假。 但他嘴上还是要和稀泥:“行啦行啦,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做个笔录,我们会通知你的父母,让你父母来接你的。” 邢傲飞道:“警察叔叔,我叫邢傲飞。”他摸摸口袋,发现手机没有了,“警察叔叔,我的手机应该被你们收走了,没有密码的,我爸的名字是黑面阎王。” 杨姓警官好悬没乐出来:“你个臭小子,让我怎么称呼你爸?也是黑面阎王么?” 叫诗婧的女孩儿在旁边不乐意了,大叫道:“杨叔叔,他就是罪犯,没看刚才他们三个都叫他大哥吗?你可不能放了他。” 转头对邢傲飞道:“邢傲飞,姑奶奶我记住你了,记住姑奶奶的名字,我叫姚诗婧,你有本事别出去,你敢出去我就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咬屎精?什么不好咬,你咬那玩意干嘛?不嫌臭啊,还精,我看你是不精。” 姚诗婧火冒三丈,破口大骂,却被无奈的杨姓警官拖离了这里。 “哎......警察叔叔,现在几点了,我看我爸妈睡了没有。”邢傲飞大喊。 杨姓警察头也不回:“还睡呢,估计早都火急火燎地到处找你了,现在都九点半了。” “啊!?九点半了?”邢傲飞忽然想起了系统任务,他低声叫小萝莉的名字。在他眼前出现了新的系统讯息,看到讯息,邢傲飞开心地跳了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