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的顶了进去动态图一晚上被二十几个人上

等裴澄在医务室醒过来时,陪在她身边的是宿舍里和她玩的最好的柯毛毛,一见她睁眼,毛毛一脸促狭地凑过来问她,“你知道今天送你来医务室的是哪个不?” “前段时间我不是和你说过,今年这一届里有好几个特别帅的学弟吗?其中最帅的就是今天送你来的程北骁,哇,身高快一米九的了吧?抱你跟抱鸡仔一样,还是公主抱哦~” 想到昏迷时好闻的薄荷味,裴澄的脸“忽”地红了,冲她翻白眼,“我是学姐,你意淫能不能别整天把魔爪伸向学弟?只不过是乐于助人而已,被你说的像电视剧一样。” “不是我意淫,你看这是什么?”毛毛挤挤眼,从她身下拽出一件白色衬衣,上面有朵红梅,“学弟的衬衣哦,被你弄脏了,啊,你是没看见,他脱下衬衣穿着背心有多帅,那肌肉~” 毛毛作祈祷状,一脸憧憬地幻想,“你说他会不会看上你,毕竟系花学姐,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吧?” 裴澄听的直翻白眼,伸手弹她脑门,“醒了吗?少看点言情小说吧你,照你这么说,这么帅的学弟怎么可能没女朋友。” 柯毛毛说的话她并没有往心里去,例假过去后她洗干净衣服,总想着找机会把衣服还给程北骁。 可是她观察程北骁一段时间,总是抓不到他落单,无论什么时候,身边总是跟着几个男生,说说笑笑的,关系看起来很好。 纠结着纠结着,夏天过去了,秋天过去了,衣服就那样静静躺在她衣柜里,始终没有回它主人身边。 而裴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在人群中寻找程北骁的身影。 本以为两人是平行线,永远不会有相交的那天,直到有天去食堂的路上,程北骁拦住她,笑的一脸真诚,问她准备什么时候把衣服还给自己。 裴澄的脸爆红,连忙解释自己最近社团有些忙,找个时间把衣服还给他。 就这样,他们两个算是认识了,裴澄会去球场看程北骁打球,程北骁会问裴澄一些学习上的事情。 郎才女貌,有不少人都看好他俩,就连裴澄自己都乱了心,没忍住向程北骁表明心意,可程北骁却告诉她,他有女朋友了,他只把裴澄看成是姐姐。 那天冬夜有多冷,都比不上裴澄的心冷,她强装笑容,说有机会把女朋友带出来,不能把女朋友藏的这么严实不让别人知道。 程北骁摸她的头,向她道歉,说自己引起了她的误解,他有女朋友,本来约好一起考这所大学,只是女朋友成绩不好,没考上,只能再复读一年,明年应该可以看见她。 说起邢露露的时候,程北骁一脸宠溺,那是裴澄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 后来裴澄就主动疏远程北骁,尽管好几次程北骁都主动找她聊天,她却说自己学业比较忙,拒绝了和他见面。 裴澄大三时,那个叫邢露露的女孩来到他们学校,她的噩梦才正式开始。 邢露露长的乖巧可爱,和裴澄的明媚张扬不同,她总是楚楚可怜的。 不允许程北骁接别人递过来的水,不允许程北骁和别的女生说话,好几次裴澄看见程北骁在b市寒冷的夜里等待,就恨不得过去打邢露露一顿,有这样作的女朋友,居然还有这么死心眼的男朋友? 裴澄和邢露露天生气场不合,偏偏还在一个系,辅导员都是同一个。 两个貌美的女孩子,无论在哪里都会引起别人的比较,在评文学系系花时,校园里出现扒裴澄喜欢有妇之夫,甘愿做小三的帖子。 在b大校园里闹的沸沸扬扬的,谁不知道裴澄爸爸是b大有名的教授,就连她母亲都是国内有名的作家,结果被扒出来这样的丑事。 裴澄被叫回家,父亲和母亲轮番上阵让她做事不要招惹小人,惹得她那段时间一肚子气,长点脑子的都知道是邢露露发的帖子。 像这样的事情不在少数,裴澄参加过的比赛,进入过的社团,邢露露一个没少的经历一遍,然后用裴澄和自己对比,那时b大校园流行的一句话叫做“既生邢,何生裴”就是来形容他们两个。 裴澄对这些事情本来就不关注,心里虽然气也只是短暂的,她关注的只有程北骁。 邢露露像一只斗鸡一样找她事,把程北骁全然忽略身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邢露露从躲在程北骁身后唯唯诺诺,变成了扬名校园的红人。 男女看事情可能就是不一样,裴澄长这么大没见过像邢露露这么讨人厌的女生,就这样程北骁居然还对她不离不弃,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