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_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

洛小欣的笑如同梦魇一般,在这几天来不停地缠绕在他耳边。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晴了,付沉炼站在落地窗前盯着外面。 如果那天没有将洛小欣赶走,他想,再盯着那张让他厌恶至极的脸,他会真的动手将她一把掐死。 恨,已经难以形容。 可是最后为什么没有动手,或许,他只是还没有折磨够她。 绝对不会有其他原因! 没错,他对她,绝对不会再有另外的原因! 只是为何如此的难以心安? “死了吗?” 付沉炼心情不悦,目光阴沉的盯着秘书询问着。 秘书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说道:“洛小姐她情况不乐观,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淋了一天一夜的雨了,发着高烧一直在医院躺着。” “她倒是会享受。”付沉炼脸色暗沉,冷冷的说着,他握紧拳头目光阴冷。 “付总,现在为您准备车现在去董事会报告吗?” “去医院。” 付沉炼冷声言道,那个该死的女人,既然都承认了所有的一切,她凭什么还想得到休息? 她就该一辈子活在忏悔中! 秘书张了张嘴看了他一眼,再多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那蓝甜小姐那边……她还等着您过去和她一起共进晚餐。” 付沉炼目光一微盯了他一眼,“去了再去也不迟。” 他要亲眼见到那该死的洛小欣活在苦痛中,他要亲眼看到她生不如死的活着。 秘书没有说话了只好去准备车了,一路上他都透过反光镜看着后座的男人,车上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他已经能够预料到当见到洛小欣之后会是怎样的场面了,不由的为那瘦弱的女人有些心疼。 “怎么这么堵啊,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啊?” 车堵了半个小时了,外面艳阳高照,C城的夏天热的让人窒息。 秘书看着后面越发不耐烦的男人开始着急了,使劲的按着喇叭。 “别催了,你没看到前面有个疯女人跪在那路口中央么,正好拦着一辆车,现在的女人啊……” 秘书听着一旁的车上的人说的话不由的也朝着前面看去,这个身影…… “付……付总。”秘书有些颤抖的指着跪在艳阳下的那个背影说道,“那好像是洛小姐!” 付沉炼猛地睁开了眼,那犀利的目光更是宛如刀片一般锋利。 那该死的女人不好好的在医院躺在,在这做什么! 才开车门,外面灼热的空气就扑面而来。付沉炼一步步朝着洛小欣走了过去,明明六月的天,却又一阵阵森寒。 洛小欣身影有些摇晃,她狠狠的掐着自己,让自己保持着理智不倒下。 可是这大中午这么火辣的阳光一直直晒着,光是走在这路上都已经让人崩溃了,她却在这跪了一个小时。 “洛小欣!”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阵冰冷的喊叫。 洛小欣握紧手,背脊一阵僵硬。 “该死,洛小欣,你在这做什么!” 付沉炼盯着那地上长跪不起的女人,顿时火冒十丈,一把就要将她拉起。 洛小欣推开他,长跪不起,那声音干裂的有些暗哑,“不用你管。”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