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女友之别墅狂欢-我和好哥们互换女朋友

宁小槐抱紧了胳膊再次抬眼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足足半个时辰了,星眸微闪。 宁小槐眼底的无奈包裹着担忧使她又朝着洛家别墅的门口深深的看了一眼,既然梦安铁了心不想见人,自己在在这里站着又有什么用呢,想罢她又飞速的在手机上打下了一行字。 https://www.0434766.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886.jpg “梦安,你好好休息一下,等心情好了我再来找你。” 将短信发出去之后宁小槐便迈开步子离开了洛家。 洛梦安掀开窗帘,看着女子的身影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自己的眼界。 “抱歉小槐。” 她知道自己很自私,可事到如今他是在没有好的心态去面对关心自己的朋友和亲人了,洛梦安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胆小的鸵鸟。 “她真的退出娱乐圈了?” 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惊讶,仔细听去还有些许颤抖。 “嗯,是可靠消息。” 宁小槐停住步子,将身子隐藏在玄关的拐角处,屏气凝神的听下去。如果她猜得没错,屋子里的两个人应该是马飘和沈梁。而他们谈论的事情正是洛梦安退出娱乐圈的事。 “怎么这么突然,有点不太对劲啊。” 沈梁摸了摸自己高挺的鼻梁,一双鹰眸里闪着罕见的担忧。 该不会和自己有关吧?沈梁猛地回忆起自己和马飘二人为了得知洛经业的下落的时候“绑架”洛梦安的事情。 虽然他和马飘没有怎么样她,但人家毕竟是个小姑娘难免不会对上次的事情有心理阴影,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件事那他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男人忙看了看对面的马飘,额头上不仅冒出了三根黑线。 这小子正一本正经的打着二郎腿品着茶着,哪有丝毫愧疚的心态。 “你怎么还这般淡定……” 马飘奇怪地瞥了沈梁一眼,淡淡地眼神有意无意的飘过宁小槐藏身的地方,语气平淡:“着急有什么用,毕竟实木已成舟。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不知道和洛梦安退圈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听到此宁小槐心下一惊,手中紧张的不禁冒出了丝丝冷汗,聚精会神地听着两人的对话。 沈梁也是很激动,忙开口询问马飘是什么事情。 “我的手下查到王岑曾经低调的接洛梦安离开过,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他倒是很谨慎,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我的人见状也只能离开了。不过我猜肯定是见了什么人,在那之后洛梦安便没有在镜头前露过面。” 马飘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后,整个房间里便是一片寂静。沈梁还在思考着王岑此番做法的目的,而另一边的宁小槐也默默记下了马飘说的话,看来她得找个机会约一下王岑。 宁小槐直接出去了,没有进屋子,所以屋里的两个人自然也不知道宁小槐来过。 王岑在健身房里一刻也不停的拉着韧带,汗水从男人的脖颈下滴落,顺着满是力量象征的小麦色肌肉轮廓一路流下,满是野性与狂野的味道。 男人灰色的背心已经湿漉漉的一片,忽然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个不停。 王岑抹了一把汗水,内心不禁吐槽,千万不要是业哥打来的,自己好不容易偷个懒过来享受一下生活的美妙。打开手机一看,王岑的手下意识的一抖,竟然是宁小槐。 “喂……小槐?” 宁小槐咳嗽了一声,严肃地问道:“现在有空吗,我想见你。” 女孩甜糯的声音故作严肃,像一根芦苇生生把素来冷淡的王岑给撩的心神俱颤。 “哦,有……有空。咱们在哪里见?”宁小槐摸了摸下巴思量了一阵儿,朱唇轻启,熟悉的字眼冒了出来。 “街角咖啡,老地方。” 王岑答应了下来,扣上了电话之后忙起身准备离开健身房。 他先是将手下多余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又换了一身休闲服才开出车来准备赴约。 等宁小槐到的时候,看见男人已经在角落里等着自己了,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这么早就到了,看来是我低估你的速度了。” 王岑有点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努力使自己地话平稳一些。 “嗯,正好没有事情便立刻出来了。” 其实他那里是没有事情呢,只不过对象是她便有了足够的动力罢了。 宁小槐优雅的坐下,看了看菜单,一招手便有打扮精致地服务员过来听候差遣。 “您好女士,要点些什么?” 宁小槐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轻声道:“一杯拿铁不加糖。” 罢了,又偏头看向王岑,男人忙附议:“我和她一样就好。” 这家店的效率很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上好了。宁小槐慢慢的搅动着手里的汤匙,眸光轻闪。 “王岑,你知道洛梦安退了娱乐圈的事情么?” 低着头的男人后背一凉,沉声回道:“我知道。” 宁小槐抬眼看着他,又开口道:“听说不久前你带着梦安出去过?有这件事情么?” 王岑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往下说什么。一时间沉寂尴尬的氛围氤氲在两人中间。 “我很担心梦安,你不觉的应该解释一下么,你带她出去干什么了?” 王岑脸上渐渐的染上了严肃。 “这件事情你不要再管了,洛梦安小姐不会出什么事,你也不用担心。另外……” 男人将铁汤匙放在陶瓷制的托盘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配着男人清俊的眉眼竟让对面的宁小槐有一瞬间的失神。 “身上还带着病呢,为什么要乱跑,回家吧,好好休息,不要再让人担心了。” 王岑的话让宁小槐脸上青红交加,关心自己是真的,可没有告诉自己实情也是真的,噌地站起了身子,宁小槐连招呼也没打一声便气哄哄的离开了,剩下王岑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咖啡店的角落里,看着女孩的身影渐渐消失。 “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抱歉小槐,我不能告诉你……” 他坐了一会儿,直到心情平复下来才准备结账离开,口袋里的手机却猛地震动了起来。 王岑又坐下掏出手机来,是洛经业。 王岑疑惑洛经业这时候打电话来跟什么,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接通了电话,男人沉稳的声音传入耳中。 “找机会把宁小槐绑了。” 王岑的心咯噔一下,下意识地辩解道:“业哥,无缘无故帮人家小姑娘干什么?” 大概是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逾越了,王岑。” 说罢便不再多言,洛经业直接扣上了电话。王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神经紧绷着。他猛地抬头看向马路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是于桃! 连账也顾不得结了,王岑风一般的跑出咖啡店,无头苍蝇一般地寻找着宁小槐的身影。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于桃肯定是接到了洛经业的电话才来到这里的,目的也是为了绑架宁小槐! 想到这里他更加焦急了,忽然王岑记起了宁小槐家的方向,立刻跑向马路对面的公交站牌,果不其然看见了百无聊赖的宁小槐。 王岑快速横穿过马路,差点被车撞到,一路上赚了不少的白眼和怒骂才跑到宁小槐眼前。 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男人,宁小槐一脸茫然,疑惑不解的问道:“你怎么跟着我出来了?” 王岑不知道怎么解释,警惕地往四周看了一圈儿,右手紧张的抓着女孩嫩白的手腕,转身向着咖啡馆的方向走。 宁小槐被拽得发疼,不禁气愤道:“王岑,我问你话呢,你这一言不发地拽着我往哪走啊?” 王岑腾出空来看向身后的女孩,脸带歉意。 “抱歉,小槐,我还是不放心你,让那个我送你回去吧。” 宁小槐听了冷硬的表情才有了一丝丝的软化。 无论怎么说王岑也是关心自己,她对她是不是太严肃了。 “谢谢你王岑,不过我家离这人挺近的,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就好了。” 王岑却已经拽着宁小槐来到了街角咖啡的地下车库,男人快速的将车子倒了出来,一边开车还一边紧张兮兮地看着不远处的宁小槐,生怕她跑了一样。 宁小槐不禁好笑,摇了摇头还是坐了上去。车子发动,平稳地离开。 车子离开后从街角咖啡的门牌后出来一个人,脸上表情阴沉,这个人正是王岑紧张兮兮的罪魁祸手——于桃。 于桃将领子上的风衣立起来,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灰黑色的满是死寂的眼睛,“呵呵呵”的笑了几声便转身走了。 这厢王岑将车子停在宁小槐住的地方的街角处便将车门打开了,他没有把她送到家门口就是怕其他人看见自己。 好在这里离着宁小槐住的地方也不远,走几步就到了。 “谢谢你送我回来啦,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你快回去吧。” 难得看见女孩脸上又笑容,王岑也带着笑回道:“嗯,你回去吧,我马上就走。” 这般说这步子却没有迈出半步,还是看着宁小槐,宁小槐摇了摇头只好无奈地走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434766.com